「文学少女」的新手女友试着解开了三股辫

短篇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作者:野村美月

翻译:阿空ノムラムウヤ

日文原文于2020年6月1日发布于Note,由百度贴吧 @空门苍 提供

轻之国度:www.lightnovel.us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制作人员的辛勤劳动,

转载请经过译者同意,并保留原文格式、上标内容和制作信息

————————————

※写在前面

这篇SS是为了庆祝在《「文学少女」》开始发售14年后的2020年本篇全卷再版而写。

十多年都过去了,这本书的本篇还能被全卷再版,我真的特别高兴,无比感激,对于作家来说这是至高无上的幸福。

可能是被我这种心情感染到了,远子在这一篇里变得相当奇怪,不过还请大家尽情阅读。


◆ ◆ ◆


我与思念了七年的学姐女友开始交往,是在我们再会的半年之后。

我被她的固执搞得焦头烂额,最后设了个小小的圈套,终于把她的真心话引了出来——我们终于成为了情侣。

于是——


远子小姐(远子桑)。」

「哇!(Kya)!」

我这一叫,在办公的沙发上一脸幸福地吃着零食的她纤细的肩膀跳了一下,整张脸飞红,转过头来。

在此之前,她说着「好甜!像撒了白砂糖的面包干一样!咔嚓咔嚓的地方又像胡桃!」之类的话,把我随手写的小短篇撕开,把小张的纸片放进嘴里,然后浮现出陶醉的表情。感动得全身发抖,眼睛瞪的圆圆的,翻来翻去使劲打滚,整个人都要翻个儿了。

不知是不是作为男友的我的存在已经完全在她的食欲之外了。她像是看到了很不得了的东西一样呆呆地瞪着我,然后用小得快要消失在空气中的声音呢喃道。

「啊,原来是我听错了,嗯。」

于是我笑着说道。

「是说我叫你『远子小姐』吗?那你没有听错哦,远子小姐。」

顺便再次这样叫了她。

「你,你你你你你在说什么呢,心叶!你变成不良少年啦?这样称呼尊敬的学姐,绝对不行,不行!」

脸越来越红,惊慌失措着,她晃着脑袋摇头,眼角微微湿润。

我不用「远子学姐」而用「远子小姐」称呼她,似乎给她带来了相当程度的冲击。

「都毕业这么多年了,事到如今也不会再变成不良少年了吧。而且,远子小姐你可能忘记了,但是我们还是在交往着的,对吧?」

「是,是呢。」

她又害羞地移开了视线,整个人忸忸怩怩的。

「太好了,这一点还没有被否定。我还想着,要是你敢装傻,我就把小短篇全部收回来呢。」

「欸欸欸,那绝对不行!那都已经给我了,所以就是我的。你这么坏心眼,果然要是全部都带回家就好了。我每次来你家你都只给我一篇。」


对。我曾对她说过「请来我家吃东西吧」。

换言之,就是居家约会的邀请。

但是,我的新手女友来的这三天之间,她每天都是笑眯眯地出现在我兼作家和工作室的公寓里,然后说道。


——噢,我来了哟。快给我零食,心叶。


并且伸出双手。然后她就开始在沙发上嘶嘶地把纸撕开,然后咔嚓咔嚓地,悠闲地吃了起来。吃完之后。


——我要再吃一篇。


她就会这样撒娇。我说着「不行」,拒绝她的时候。


——心叶小气鬼。


她会这样捶胸顿足一会。之后。


——啊,我得回去了。这周的校对工作很忙的。


然后她就马上回公司了。

恋爱的甘甜什么的,根本就没有啊!


仔细一想,再会之后一直都是这样。搞不好是说,我的女朋友恋爱能力真的特别低吧?要是单靠我一个人配合她的步调,无论过多久我们都没办法像真的恋人一样。


于是,我首先要试着叫她「远子小姐」。


远子小姐耳朵都红透了,惊慌失措地说起些胡话来。

「果,果然还是别了吧。脸好热。而且,对于学姐的尊敬都荡然无存啦!拜托,别了别了。」

她摇着头,「不要不要」地做出抵抗,于是我抓住她那纤细的手,郑重其事地断言道。

「你这么说的话,我就要说这包含了比尊敬还要多好几倍的爱情。三倍,四倍,甚至十倍。」

「!」

她的声音卡在喉咙里出不来,然后一直忸忸怩怩忸忸怩怩的。

终于。

她害羞地,用快要消失得听不见的声音回答道。


「这......这样的话,那行吧。」


之后,我一叫她「远子小姐」,她的脸就飞红起来,整个人忸忸怩怩的,于是我想着这就是至今为止让我等候已久的报仇了,不禁就超出了必要的程度,反复连续多次叫道。

「远子小姐。」

「远子小姐。」

「远子小姐。」

远子小姐终于顶不住了,软软地蹲在了地上。

她的脸都红透了,两手压着单薄的胸口浑身发抖,微微地半皱起眉头,小声嘀咕道。

「......不行,要是放任心叶抢走主导权,我作为学姐的威严......我得反击!对,好的开始就是成功的一半......」


在那第二天。


「欢迎回家,心叶!」

我外出回家后,发现远子小姐已经在客厅等我了。

我有给过她钥匙所以这还没什么,但一看到远子小姐的打扮,我就瞪大了双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居然!

远子小姐像高中时一眼,头发扎成两个三股辫,垂在胸前。

还有,高中时代的制服!

圣条学园的水手服!

她穿了那个!

还双手抱膝地蹲坐在沙发上!


脑袋一片混乱,我暂时陷入了茫然。

到底为什么要做这么奇怪的事情......

远子小姐是不是在哪里撞到了脑袋,已经忘掉自己是个老大不小了的社会人了?

还是说,今天是万圣节?

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了十月的?


满面笑容的远子堂堂正正地看着这边。难道是我搞错了?还是说这是幻觉?当我像这样不安着的时候。

她心满意足地清了清嗓子,说道。


「嗯哼,被我吓到了呢,心叶。怎么样?你想起来我是心叶你尊敬的学姐这个无可撼动的事实了吧?」


「呃,我想起来了。」

我终于小声地挤出一句话来。

对,我无比清楚地想起来了。

这个一眼看上去是个古朴文学少女的三股辫学姐,到底有多么随心所欲乱来一气。

无论被这个学姐怎么牵着鼻子走都不奇怪。

是啊,就是这样。

远子学姐就是这样一个人。

「是吗,太好了!听好了心叶,今天我就是你的学姐哟。回到像高中时那样对待我吧。你看,制服的尺寸还是刚刚好,一点都没变,而且也有扎三股辫是吧!完全就是个天真烂漫的高中生对吧?」

「......是的呢,一点都没变呢。特别是胸前那一块儿。」

她猛然用双手遮住胸口,又小声嘀咕道。

「真,真的有长那么一点啦。说起来怎么感觉胸口这里有点紧呐——」

「是这样么......」

「你那半信半疑的眼神是干什么啊?总,总之,今天我是心叶的学姐,心叶是我的学弟啦。」

她生气的鼓起脸蛋,如此主张道。

她这个样子也跟高中时代完全没差别。穿着制服扎起三股辫还没有一点违和感,这也太惊人了。

但她一点都不觉得羞耻吗?

明明都是个二十多岁的女人了,还玩起女高中生的Cosplay什么的。

话说回来,我也觉得很羞耻,眼睛都不知道往哪看。

接着,大闹了一通的学姐表情突然变得柔和,但又满眼戏谑,喃喃细语道。


「然后呢......是学姐和学弟......也是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