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关于无处可去的心情和勇气

第一卷

曾经被拍成过电影,在真实的黑手党里,传说中的黑帮著名人物幸运的路其亚诺,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帮助美军,和联合军在西西里岛上作战时,和当地黑手党接触并有过多次合作,他也因此而闻名于世。美英联军在解放纳粹统治的西西里岛时,黑手党也作出了相当贡献,这是毋庸置疑的史实。为了表示对黑手党的感谢,释放了当时被关押的路其亚诺。在战争面前,他所犯的罪行只能排在第二。这样的事累积起来就造成了在战后的意大利,犯罪组织的横行,大量散播的毒品残害了众多民众。人们常说「为了大善不得已总会有些小恶」,但这句话无法适用于那些只会作恶的人。相反的,所谓「大善」之类的东西对那些人来说也只会变成恶。于是对于这种恶的对抗又会造成血流成河的悲剧。但其中最重要的问题已经不是善恶了,而是种种仇恨。

比如在日常生活中,本想在卡拉OK里要点唱的歌被朋友抢先一步,类似这样的事情,一次又一次地发生在同一个人身上的话,不知不觉就会有不满,一旦说出了自己的抱怨,就会被周围别的朋友说「这是什么人哪,怎么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发火呢,真是个奇怪的家伙」,之后气氛就会变僵,接着自己就会开始憎恨所有人了。当时的情况下,好不容易炒热起来的气氛,这种小事就睁一眼闭一眼算了,这或许是最正确的处理方式,但周围人用那种眼光看待这个自己想唱的歌却多次被同一个人抢走的人来说,是何等的不愉快。究竟谁对谁错都无所谓了,那个人只会感到满肚子的愤怒。

如果世间认定那是正确的话,一般人就会睁一眼闭一眼,并且劝别人也这样做。但实际遇到那种情况时,自己却并不能接受。全世界突然都变成了敌人,此时人们要以什么来作判断标准呢?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却被其他人异口同声说「不,那是错误的」,此时该怎么办呢?是随声附和还是坚信自己所相信的事情并继续主张呢?话说为什么自己非要为这种事情烦恼呢?不知不觉就会转为对这种事情的恼怒,从而导致无处发泄自己的心情。

人类当然会有做错的时候。经常是只有自己是错误的,而其他人都是正确的。这种时候就必须要折中,但有时候也会莫名其妙地固执一番。心中想着必须要有勇气承认错误,但却又做不到。心中总是介意着什么,就连自己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只是觉得一旦现在附和了周围人的话,就会失去某样只属于自己的重要东西……

所以一定要反抗,可是通常这种情况下,自己会经不住周围人的劝说而最终随波逐流起来。而那个时候,心中琢磨出的某样重要的东西就会真的消失了,甚至自己以后都无法再想起那是什么了。人们总是在后悔「那个时候要是那样做就好了」,但恐怕真正应该后悔的事和那些无法挽回的损失,其实或许就在那些消失得甚至都不记得了的事情中。

承认错误的勇气,贯彻自己信念的勇气,这两种都是勇气,但是哪个才是正确的却很难判断。会有各种各样的情况出现,也会有各种各样的错误。因此最重要的不是先鼓起勇气这种自我满足,其结果是失去某些东西还是看清某些东西呢。虽说发自真诚的行动绝对不会灭亡的,但我们日常生活中却经常处于失去某些东西的过程中,因此也不能继续跟随着那些永不磨灭的东西。自己必须知道自己究竟站在哪里。这篇文章虽然很没有条理,但恐怕这才是这个问题的宿命吧。究其一生也无法弄明白……却又没有放弃的勇气。


顺便,有人不允许「刨根挖叶」,可这却似乎是刨了根却无法挖叶的愤怒,这种事情到山里去看看就能明白了。掉落的叶子就地掩埋了,因此只要刨掉土就全是叶子了。废叶变成土之前的叶子要多少有多少。可以尽情「挖叶」。只要冷静下来就能立刻解决了。这种时候有诚实承认的勇气就够了。好了,我说完了。


(……你也稍微写一点有关JOJO的事情吧)

(啊呀,这样不挺好嘛,都写到这儿了,不也没关系了吧)


BGM "MACHINE GUN" by JIMI HENDRIX



◆作者介绍


上远野浩平(KADONO KOUHEI)

1968年出生。凭借《ブギーポップは笑わない》获得第四届电击游戏小说大奖。

于1998年正式出道。

成为轻小说界的一朵奇葩。

其他作品有《ソウルドロップ幽体研究》和《殺竜事件》等。


荒木飞吕彦(ARAKI HIROHIKO)

1960年出生。以《武装扑克》入选第20届手冢奖,

同作品刊登在周刊少年JUMP正式出道。

87年开始连载的《JOJO的奇妙冒险》获得压倒性的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