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 珍妮特:向着前方,没有正确答案的世界

第九卷

短歌之后,一脸严肃的马卡斯先生表情也不再紧绷,露出微笑。

「优秀的音色,让人唱得非常舒服。」

「我才是,弹得非常畅快。嘹亮通透的声音。那个吟游诗人,虽然演奏出色,但火酒喝得太多,声音沙哑呢。」

我的小玩笑让马卡斯先生瞠目,然后仰天大笑。

乍看是很严肃的人,人果然不能貌相啊。

「岂敢岂敢。他那曲子高潮处的反复让人怀念啊。」

马卡斯先生开心地说着,刚才还探头探脑的孩子们潮水般涌了过来,团团围住。

「好强——!马卡斯老师,唱得超好啊!」

「在哪里学的唱歌?告诉我嘛~~」

「哦、哦……」

似乎不太习惯应对小孩子,马卡斯先生挠着头说「小时候,在合唱团」。孩子们都喧闹了起来。

那之后又回答了好几个问题。孩子们则三五成群,哼着走调的歌曲。

看到帅气的样子就会想模仿,这就是孩子的天性呢。


「……」

视线不经意间转向门口,看到有个小脑袋窥探着这边——并且很快缩了回去。

那是……。

「……露娜,吗。」

马卡斯先生注意到了我的自言自语。

他看着敞开而空无一人的大门方向,应该是察觉到了少女在做什么吧。

「那孩子要是也能过来就好了……。接受『太阳女神教』的恩惠,运用其力量生存,太阳的女神大人是大家的心之所在,也是一种身份认同。希望大家都信仰啊。」

「没有说,强行信教呢。」

「太阳的女神大人一方面要求遵守教义,另一方面也明确写下『不得排除不遵守教义的人』。不能违背这一点。」

的确有这一章节。

而且不仅写在神话故事之前,甚至写在教诲他人的交易之前。

而且,教义全部写完之后,还特别把这句又写了一遍。

认识西贝拉小姐之后,我明白了其理由。

为了让人们协力,并不以神为由排除他人。

女神教仅仅是准则,而并非高高在上。

自己被作为用来贬低他人的工具,绝对不要——那个人应该是这么想的吧。

越来越比人类还有人情味的女神。

从马卡斯先生的性格考虑,他的发言不仅是表面上的严厉,还包括对露娜将来的考虑。

「啊啦,我倒觉得这样的孩子也没什么不好呢~」

米拉贝尔小姐加入了我和马卡斯先生的对话。

米拉贝尔小姐和马卡斯先生同辈,眼睛一直眯着。

「米拉贝尔,话虽如此,但也不可能一直这样。成人的时候,要付出代价的可是那孩子啊。」

「我觉得只要到能接受她的人的身边就好了~。只要有那样一个人在,就算没有其他人也没问题的。」

米拉贝尔小姐相较而言是容忍派吗。

双方的主张都有道理。

现实问题不像理论。

拥有知识也无法得到正确答案的问题,到处都是。

「正好说到这个,有一个实例。」

「嗯?是什么呢?」

「拉塞尔接受了露娜,而且关系很好。就是黑色头发的那位。」

「……」

不知是不是对拉塞尔的存在感到意外,米拉贝尔小姐睁大眼睛,盯着我看了几秒。

「怎么了吗?」

马卡斯先生向着毫无反应的我们抛出疑问。

「……啊,不是,没什么……真的没什么。竟然有人接受露娜,吃了一惊呢~。」

「只要有能接受她的人,明明是米拉贝尔小姐先这么说的吧。」

「是呢~。」

米拉贝尔小姐肯定只是乐观预测而已。

说不定,米拉贝尔小姐自己也完全没有考虑过,真的会有人认真接受『暗黑勇者』这一主张呢。

如果知道拉塞尔的真身,她又会怎么想?


——思考没有正确答案的问题,也很有趣。

就像对着乐谱演奏有正确和错误,创作乐谱却没有高下的标准。

为人,也没有正确答案。

类似这样,追求没有正确答案的事物,就在知识的尽头。

那前方的世界,一定很有趣。


我再次奏响竖琴。

对音乐感兴趣的几个孩子默默坐到我面前。

虽然我还在练习,演奏水平远不及演出水准,但有人感兴趣是好事。

说不定,这些孩子中将来就有音游诗人呢——。



「饭好了哦~」

芙蕾德丽卡向在院子里奔跑的少年们说了一句,热闹的声音随即戛然而止,然后是建筑物中的脚步声。

已经这个时间了吗。

专注练习的时候,就会忘却时间啊。

很久没有在读书以外的事情上集中了。

竖琴,非常深奥,特别有趣。

马卡斯先生负责外面的孩子,米拉贝尔小姐负责房间里的孩子,大家被米拉贝尔小姐带领着走向食堂。

芙蕾德丽卡一边提醒着奔跑的男孩子们,一边走了过来。

「料理的时候一直在听哦。什么时候掌握的技术?」

「就算问什么时候,也就是昨天才第一次碰琴。一定要说的话,是书中学会的技术呢。」

「……看着珍妮特酱,就会对『实践经验胜过书本知识』这一观点产生疑问啊~……」

「不,这一观点本身没有错哦。」


的确,相比一无所知的人,我对竖琴了解更多。

相比音游诗人,可能也是我的音感更好。

但是,流畅演奏真的很难。

即使知道弹奏什么地方会发出什么声音,手指也来不及反应。

反过来,就算不会读谱,不认识音高,只要记住手指的位置和弹奏顺序,任何人都能演奏。

这就意味着,在演奏这一领域,反复练习比起知识更优越。

……嘛啊,某种意义上说,这种记忆才是『掌握了知识』。


「即使知道接下来应该弹哪根弦,身体也做不出反应。亲自尝试之前,我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困难。大家外出的时候,我准备继续练习。」

「呵呵,料理的时候有新的乐趣了呢。」

芙蕾德丽卡小姐开心笑着。玛德琳过来喊我们去餐厅。

也是呢,之后再谈,先吃饭吧。


来了王都之后,芙蕾德丽卡小姐的料理又美味了一些。

或者是因为料理的环境更好了,也可能是因为王都的食材不一样了。

爱米知道了说不定会羡慕呢。

餐桌上,和玛德琳目光交汇了几次,但最终没有交谈。

如果有什么想说的,说出来就好了……但想想她的情况,不会这么简单啊。

最好,对方能主动找我交谈……如果是这样就好了。



拉塞尔他们很强。

肯定会潜入到迷宫最下层吧。

那么,至少要到晚上才能回来,说不定更晚。

机会难得,白天专心练习竖琴吧。

我这么想着,拎起收纳在箱中的竖琴,准备前往白天演奏的房间——。

「啊啦,热心练习呢!人家也留下来,看着珍妮特酱练习会不会更有意义呢?」

不知为何,看到了西贝拉小姐。

而且,连拉塞尔和爱米也回来了。

明明进入了王都的迷宫,但两人的表情却不太好。

西贝拉小姐刚才的说法也令人在意。

看来是探索不太令人满意……不过这也让人相当在意缘由。

似乎,有必要好好聊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