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 珍妮特:音乐连接感情,诗歌连接记忆

第九卷

竖琴有着妖精般音色。

传说——森精Elf海精Mermaid喜欢弹奏优美的乐器,充满透明感的音色能够俘虏人心。

这些细弦为何能奏出如此丰富的音域呢。既然不是魔法,那就是受到了妖精的祝福吗,抑或是穷究了无止境魅惑人类之音的人类智慧的结晶吗——。

(——非常好的音色)

我现在正在逐根弹奏琴弦,并按照以前听过的音叉的音高进行调音。

七弦一组。六根红色的弦确定了一个八度并被校准过。黑弦是四度的位置,也就是Fa的音。

按照读过的书的内容,从红弦开始向上是优雅阳光的C大调,从六度弦开始往回拨则是昏暗森林般对应的a小调。

真正令人吃惊的,是这具竖琴复杂的设计。

小调相比大调,半音阶会变得复杂。旋律上升时六度和七度要升半阶,但下降时则不升。如果是和弦,则只有七度升半阶。

如此复杂的音阶,都体现在这具竖琴中。

拧动琴弦上方的金属杆,弦的张力会变强。由此,提升了半个音阶。

如此高精度的金属杆,设置在了25根弦每一根的上方,相当壮观。

虽然在店里试奏的乐器也不便宜,但和这个可比不了。

「……收到了,不得了的高级品啊。」

这具竖琴上凝聚的惊人技术与精细调整的结晶,一看便知。

贵是正常的,这比哈蒙德酒馆里的那些小竖琴的性能压倒性优越。

真是,西贝拉小姐对我的期待也太高了啊。

突然就把这样的东西交给我,是觉得我拿到手就能演奏吗。应该是这么想的吧。

不过,这一期待,感觉不错呢。

「真的是,很不错的音色。」

拨动弦的中间位置,竖琴发出了清澈的声音。特别是拨动正中间的时候,音色美不胜书。

能够一直弹下去……。

……啊,还有西贝拉小姐交代的事情,得好好处理完呢。



人越多,越热闹。

这是初次踏足哈蒙德时的感想。

而如果把人换成活泼的孩子们……。

「热闹得就像欢乐街的中心呢……」

我在房间一角坐下,用手指拨动琴弦。

虽说会被孩子们的声音掩盖,但至少附近的孩子能听到。

嘛啊,这具竖琴本身就很显眼就是了。

「这是什么,好厉害好厉害!」

只要有一个人露出兴趣,立刻就能在日常缺乏新鲜感的孩子们之中点燃好奇心。

回过神来,双眼闪闪发光的孩子们已经将我团团围住了。

「前排的注意不要碰到了。这个很贵呢。」

「诶——一下下又没关系啦。」

一两人也还好,但所有人一起就一定会争抢。

虽然可能很快就腻,但这期间乐器是否平安无事就不一定了呢。

而且……。

「……这架乐器,是别人赠送的。如果因为我判断失误而损毁,买的人会伤心的。」

「是谁买的?」

「是西贝拉小姐哦。」

听到这个名字,小孩子们都互相看着对方,小声说着「是吗」并主动退开了一些距离。

该说真不愧是她吗,完全混熟了啊。

低落的西贝拉小姐,在孩子们看来似乎并不令人开心。

我也一样,看到开朗的人突然消沉,我也会变得消沉。

……不久前还害得青梅竹马消沉的我好像也没资格讲这种话呢。


孩子们都乖乖地看着我。我开始轻弹记忆中的乐曲。

大调的简单乐曲。虽然奏不出伴奏,但主旋律只需要左手三个音就足够了。

……其实吟游诗人的乐曲还伴有歌词,但男声歌曲在音域上实在不适合我。

绝对音感很难将原曲变调之后歌唱,算是个缺点吧。

「……~♪」

刚这么想,就传来了温和的哼唱。

毫无疑问,唱的就是这首歌。

我不禁停下手,看向哼唱的人。

「……啊!抱歉,吓到了你呢。」

「不,请不用在意。马卡斯先生知道这首歌呢。」

给我的竖琴伴唱的,是圣戈达德孤儿院的神父,马卡斯。

是芙蕾德丽卡的同事,一位壮年男性。

他的眼神锐利,不知是不是因为平日指导严厉,好几个孩子都往后缩了缩。

「是啊。以前常去的食堂,有个特别喜欢弹唱的男人啊。记得应该是奥茨瓦尔那边的曲子。」

「难道说,是拿着白色麦纹鲁特琴的,红头发的男人?在哈蒙德的酒馆遇到过。」

「什么,竟然认识吗。没错,没错。他酒量相当大,肯定不会错。这样啊,他去哈蒙德了啊……」

我和马卡斯先生,从同一个人那里学会的这首歌。

非常有趣的缘分,民谣也是像这样口口相传的吧。

「如果方便的话,我能唱吗?」

「如果不嫌弃我粗劣的伴奏的话。」

「我才是,只要不嫌弃我粗犷的歌声。」

马卡斯先生如此答道,隔开一个位置背向我坐下。

这种细微之处,不愧是女神教的神父。


琴弦奏起,首先是四小节的前奏。

之后渐弱,马卡斯先生开始朗朗歌唱。

——奥茨瓦尔,拥有【战士】职业的青年每天辛勤耕作,将坚硬的大地变为农田的地方。

既歌颂传说中战士的功绩,又比传唱的民谣多出几分柔韧。

其理由,是因为这首诗的另一半内容,是讴歌『大地的女神』,并称颂『太阳的女神』。

植物仅靠养分无法生长。绿叶如果不受阳光照耀,就无法吸收养分。

对大地的女神而言,太阳的女神也十分重要。

太阳、大地和海,三位女神被视为温柔包裹人类的『恩惠』的象征,富有人气。

马卡斯先生的诗,仿佛将壮年男性的肉体本身作为乐器演奏,并在歌声中注入情感。

如果说吟游诗人是用心演奏了乐曲的谱面,马卡斯先生就应该是在诗中编织了女神的祝福吧。

正是能让人产生如此想象的歌声。


阳光射入屋内,无比悠扬的时间。

任何店内都听不到的特别演奏,在此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