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首都格拉基艾斯与再会

第七卷 在北方大地上

玛尔共和国那时候也是一样的,将PK打倒之后系统方面将会给予悬赏金。

我们自然也不例外,最后获得了一大笔钱。

当然,获得的金额根据角色的不同也会有所差距。


「给,欣德君。」

「欣德先生,麻烦你了。」

「别一副理所当然的就交给我啊——哈啊,回到萨拉之后会还给你们的,至少先告诉我有多少……」


就是这样,每人所获得的的金额如下。

近战组总共一百万G,其中最高的是鸢的五十万。

后卫组则是总计四百万G,最高的是赛内莉亚的一百五十万G。

我们就站在雪原的门口一动不动地算起账来。

优弥尔看了看纸上记录的数额,好像受了打击一般退了几步。


「差距太大了!?」

「啊,差的很大啊……我可是才五万G哦?因为只用闪光干掉了一个人。」

「差距好大!?」

「还说第二遍……倒数第二名是丽克丽丝的二十万。」

「差得好大!?」

「丽克的话这也是没办法的呢—。既是近战,还是防御型。」

「那,那个,嗯。这次也是没办法的呢,丽克。」

「好敷衍的安慰!?总觉得更不好了!」


话虽如此也比我要好得多。

如果我们是在讨伐队来之前的混战状态时就冲进去的话,那前后卫的结果可能就会反过来了。

不过那个叫做「狂想曲」的公会并不打算让现场回到那样的状况。

他们在雪原上横行着,不断将蓝名玩家和PK分隔开来。

那漂亮的行动甚至会让人觉得他们能够俯瞰战场。

负责下达指令的那个公会长一定很优秀吧。


「——欣德。」

「嗯?」

「有人来了。」


就在PK被一扫而空之后,雪原中突然出现了许多低等级玩家一口气冲了出来。

从那速度上来看,似乎是已经有人提醒了在雪原上的安全问题。

PK的死亡惩罚会与其死前的行为相挂钩……但基本上能够保证24小时以内是安全的。

也就是说,对自己战斗能力没有自信的玩家就只有趁现在这个时间通过了。


但就在这种情况下,确实和优弥尔所说的那样,有一骑玩家正朝着我们跑来。

那个表情严肃的青年……正是「狂想曲」的公会长,「雷韦」。

那表情总觉得好像在说我们干了什么坏事似的,但他说出的话却截然相反。


「非常感谢你们的协助。能够如此恰当地堵住他们的去路,帮了我们大忙。真是太棒了。」

「欸,啊。谢谢……」


下马之后他跑来握手,我做了回应。

毕竟他直直的朝我走过来嘛,这也是没办法的。

但是,就这么认准了这边地走过来……是为什么?

明明是公会长却完全被无视了的优弥尔露出了些许愤怒的表情。

雷伟却完全无视了那边,好像已经完成了任务一般转身走去。

就这么重新骑上马的他离去之后,板着脸的优弥尔发起了牢骚。


「什么啊,那家伙!虽然计划确实是欣德指定的就是啦!」

「感觉是位相当严肃的人啊。」

「不只是小优弥尔哦,他好像是只看到了欣德君呢。」

「他很喜欢欣德殿吗?」

「喂,别胡说。那种玩笑姑且不提,我从他的语气中可听不出有什么善意……」


他的眼神也是,总觉得有股敌意在里面。

虽然嘴上说着感谢,但总觉得那好像不过是顺带的而已。


「算了,只有一面之缘的人会想什么我们在这儿烦恼再多也想不出的。总之还是赶快到首都那儿吧。」

「啊,说起来,刚才在战场上看到了阿鲁贝尔特先生他们了。」

「真的吗?」

「那时他们在轻松收割着PK们,还是老样子很强大啊。」


塞勒涅小姐的眼神还是那么好。

既然如此,那他们很有可能已经在首都那儿等着我们了。

我们骑上了停在入口处的马,开始了横越雪原。

这个「卢济雪原」是大型区域,所以不会有区域Boss出现。

沿途上还散落着几个应该是迷宫的洞窟与高塔。

我们一边闲聊着这里与萨拉之间的不同,一边甩开了怪物朝着「首都格拉基艾斯」跑去。




「首都格拉基艾斯」,凌冽寒风呼啸之都,最为显眼的便是那座巨大的议事厅。

大概是考虑到抗寒,这里排列着的房屋大多都是结实的砖瓦结构。

走在路上的人们,都缩成一团从一个建筑物里走到另一个建筑物里。


「就算在街上也没办法脱掉外衣真是好烦!」


优弥尔口吐白气,在原地跺着脚。

这里的玩家很多,但大家应该都没有时间管别人,只是到处跑来跑去想找个休息的地方。

这种程度的话,应该也就没必要隐藏身份了吧。

如往常一般将马放好之后,在宽阔的街道上移动着。


「与萨拉那种实在不行只要躲到阴凉处就可以了的情况不同,这边就算穿着看起来不错的装备,也很少能够让人看到,这也算是贝利联邦人的某种烦恼了。」

「最近似乎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好像出现了在制作时就加入了抗寒能力的防具了呢。」

「那要怎么做?在里面加绒?还是多加一件——」

「虽然也有这些办法,但TB里不是有那个只有在游戏里才有的东西吗?」

「……?……啊。属性石!」

「嗯,没错。」


塞勒涅小姐笑了一下,紧接着,一位没穿外套穿着轻便的女性玩家便从我们的身旁通过。

何等从容的表情……她一定就是贝利联邦的玩家了。

装备上到处闪耀着蓝色——也就是水属性石的颜色。


「虽然之前一直没注意到,但如果在萨拉使用火属性石的话应该就能更舒适一点了吧?」

「大概吧,不过我们本来就不是一直呆在萨拉,会根据活动而频繁地到处走动、话虽如此,如果以后有必要的话,也可以尝试收集一些火属性石呢。」

「说的没错,而且属性值高的石头本身就是稀有品。包括露布鲁姆石在内,如果一定的数量的话,看来还是得去迷宫里才行呢。」

「听说如果要获得属性时的话这是最好的办法。不过,打造有着双插槽的装备,其制作难度会提升呢。」

「菲利亚的大斧打起来可累了……敲到半路就会碎掉或是折掉。」

「确实很辛苦呢……还得多练习,让双插槽的武器制作更稳定才行呢。」

「喂……怎么突然开始聊起锻造了啊。」

「两位,这里好冷啊,能不能之后再——」


就在优弥尔之后,鸢哑然般说起来的时候,突然间我的肚子受到一股冲击。


「库哇!?」

「……」


好不容易才让支住了身体,但还是退了一步不由自主的叫出了声。

撞我的人背着一把与其身高不相符的大斧。

——嗯?这个身高,和这个眼熟的发型……


「菲利亚……酱?」

「欣德,好久不见……好想你……」


那个寡言少语表情冷淡的少女,就这么紧紧抱着我抬起头来。

就在我们惊讶于她那过于突然的出场之时,她身后又出现了一个人影。

大步流星,身负大剑,那位男性走到我们面前轻笑着。

鸢高举起手来欢迎到。


「大哥!」

「鸢……好久不见啊。还有候鸟以及雏鸟的各位。」


真的是好久不见啊。

自道具竞赛制作完两人的武器之后,我们终于再次与阿鲁贝尔特父女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