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学院REZERO!第三节课』

【虚饰】从零开始的学院生活

译者:瀟藭樖


1


我每天早晨,都会因受到突然的冲击而醒来。

「——喂,快点起床啦!」

「还不起吗!?」

与轻快的声音相比一点都不轻柔的冲击,直击我的腹部。我呜哇的发出一声悲鸣,醒来后,映入眼帘的是妹妹令人怜爱的脸庞。

「……早,贝阿子。今天你也依旧可爱迷人呢」

「那是当然啦。贝蒂每天都很可爱的说。嘿嘿,这么美好的早晨你还不赶快起来,和贝蒂共进早餐。」

贝阿托莉丝骑在我的肚子上,展露笑容。被那轻柔的身体压著,我点头敷衍道“知道了知道了”。

「什么啊!你完全就是不想起!这分明就是还要睡回笼觉的姿势嘛!」



「唔,知道了啦,贝阿子。我想在我有限的人生裡珍惜和你一起吃早餐的时光。但是,同样的,我也想享受早晨赖床的时光啊……」

「好气!贝蒂不准!昴真是……赖皮!你说,贝蒂我和回笼觉,哪个更重要!」

「说出那种只有在晨间剧女演员口中才会听到的台词你……不,等等,有办法了!」

「——?你又突然想到什麽……呜哇!?」

一举将坐在我肚子上摇摇晃晃张开双臂幼女,用被子罩住。抚摸着完全被我抱在怀里的妹妹的头,我拉着贝阿托莉丝和我一起陷入舒服的回笼觉中。

——这就是,回笼觉和妹妹二者兼得。

「这样,贝阿子也可以一起享受睡回笼觉的快乐。而且其幸福程度是一般回笼觉的两倍……不,说是数倍都不为过了。」

「又开始说蠢话了呢!放,放开我!贝蒂已经不是和昴一起睡觉的小孩子了。」

「欸—,最近不能和贝阿子一起睡了,好—寂—寞—啊—……。所以,要趁此机会摄取足够的贝阿托莉丝。嗅嗅」

「别在那边嗅来嗅去啊!」

在我臂弯中不断挣扎可爱的贝阿子说道。顺带一提,我研究过『贝阿托莉丝』对我的作用,就是,只要与贝阿托莉丝接触或者相亲相爱的话,就能摄取一种特别的脑内物质。如果不摄取这物种质的话,菜月家的男人就会日渐消瘦然后死去。虽然样本只有我和我父亲二人啦。在我和妹妹嬉闹著的时候,我真的就开始变得清醒了。

「啊啊,可恶……中了贝阿子的圈套啊。这是她用可爱的自己当做诱饵,将我与睡意相分离的计谋,中计了……」

「真,真是的,真不知道你在说什麽,总之赶紧放开我。啊啊,精心打扮的头髮和衣服都被弄得乱七八糟了啦」

「放心。就算是乱七八糟的你,魅力也分毫不减哦。凌乱也有凌乱的美呢。凌乱的贝阿子。」

「一直说凌乱凌乱什麽的,烦死了!!」生气的贝阿托莉丝从床上跳下,衝著我可爱地吐了吐舌头。看著发脾气的妹妹,已经起床的我挠著头,歪头道「奇怪?」。

是因为时钟。准确的说,是时钟上的时间。那是——「喂喂,贝阿子。你今天叫醒我的时间比平常要早嘛。真是难得的冒失呢。那么,我就继续睡喽。」

「不要一副无奈的表情啊喂!不想让我再跳上去吧!算了不扯那些,贝蒂今早是因为有别的原因才会早一小时叫醒你。因为这样时间才够啊」

「时间才够是……」

「从今早开始,贝蒂就要参加学校远足执行委员会的会议了。所以我要比平常起得早,吃完早饭就直接去学校啊。」

「是这样啊,那我去学校的时间是充裕……的啊!」

看着自豪的贝阿托莉丝,磨磨蹭蹭拖时间的我反驳道。就算妹妹在怎可爱,也要对错分明。我果断的选择了反对这种自私行为的方针。

「回笼觉被打断的我心中可是充满了怨恨的哦。你打算怎麽说服我?来,说说看,贝阿子!为什麽要叫醒欧尼酱我!」

「因为,就贝蒂一个人早起,不能和昴道早安,一起吃早饭,送昂出门,感觉好孤单呢……」

「可恶,太可爱了!」

毕竟,妹控是无法拒绝妹妹可爱的愿望的!为了回应坦率的贝阿托莉丝,我爽快的起床。确实清醒了不少,现在也不可能再继续睡下去了。这只是原因之一,并且回应可爱妹妹请求是作哥哥的义务啊!

「那么,既然如此,贝阿子你就来帮我换衣服吧」



「你自己换啊!」

果然也没到那种程度呢。不论如何,我总觉得这是我想永远定格的时光,也是我想永久珍藏的记忆。

「那么,贝阿托莉丝酱的东西都拿好了吗?」

「拿好了,正准备出门呢」

即使是清晨,两人嘴角的笑容依旧耀眼。佩特拉酱从家出发来找贝阿托莉丝,两人一起朝着学校的方向走去。不论做什么都要一起的二人,看来这次的远足执行委员会议也是一起去,她俩一点都不在意要早起上学校,反而觉得充满了新鲜感。作为兄长的我,十分担心那个非常全能,各个方面都很能干,却有点笨拙的妹妹。但看着这场景,心中却有种莫名的安心感。那两人一起的话,就算是征服天下也能做到吧。

「这样让我感觉好寂寞呢,不过笑着送妹妹走花路也是作为哥哥的使命……。要是她的志愿是武道馆就好了,我就算死了也值了……」

「喂喂,现在说这个还为时过早,儿子。不过确实,我家可爱迷人的女儿在武道馆C位出道,也不是不可能啦。但是还有5年,所以爸爸我现在是不会同意的」

清爽但又目中含泪、送妹妹出门的我,在玄关处和父亲聊道。日常半裸率异常高的父亲,也不得不在佩特拉酱拜访时穿起衣服。他的T恤正面印着贝阿托莉丝的笑颜,这是为了让他在妹妹早起上学期间,也能感受她的可爱而特意准备的。

「不要难过。背后也印了你小时候的笑颜哦」

「我才不会难过,也请你和青春期的儿子保持距离好么。贝阿子怎么想的我不清楚,但像我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不知道会做出什么让家庭破裂的事情呢。」

「别说这么恐怖的话。背后印的虽然是你小时候的照片,但是我也一样爱现在上高中的你哦。明白否?」

「你每天都说我当然知道啊」

每天都要向爱的人传达自己的爱意,是我家的家训。我很尊重很对此颇为重视的父亲,但对于处于现在这个年龄的男生来说,执行起来确实很困难。

「我对贝阿子和母亲说‘我爱你’时倒是不会害羞,但是真的要每天也对你说吗?」

「哼,真不可爱!话说,贝阿子已经去学校了,你怎么办?时间还早,在蕾姆酱来找你之前,和我来一局相扑怎么样?」

「大清早起来就要和爸你相扑什么的,我什么时候变成火之丸男子了。不过确实,也不能就这么呆坐着……那么」

我也不想象父亲说的那样,把时间浪费在和他相扑上,所以我在玄关处换上鞋,准备出门。难得的早起,为了珍惜这段清晨的时光,我决定去散步。

「早起三分利,说不定会有好事发生呢」

「去散步啊。等我换个衣服。」

「我才不和爸你一起去!我要一个人去!你就和妈在家恩恩爱爱吧。」

「嗯,是吗。感觉让你一个人去不太好呢。话说让我待在家里,你都不担心一下么」

「你们两个在家我有什么好担心的!相亲相爱伴侣就不要在我这个单身狗的伤口上撒盐了喂!」

我直率地坦白焦虑后,万分沮丧的出门了。不论如何,现在都不可能回去了。父母结婚20年来,还是像新婚时一样相爱,不过作为儿女也很难办就是了。当然,我也希望他们能一直相亲相爱下去。

「不知争吵为何物的我家……也有时会在某件事情上分歧,果然不存在诸事顺利这种东西」

经历的烦恼、不幸、阻碍都要比别人少的我,不由自主地感慨道。所以,能出生在菜月这个平凡的中产家庭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