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话 只在我面前变回以前的样子,欸,太犯规了吧!

第一卷

昨晚开始下的那场雨,在黎明时分就完全停了。

空气中的尘埃都被洗刷干净,碧蓝的天空万里无云。天才刚刚破晓,太阳就急着彰显自己的存在感,即使隔着窗帘也刺激着春希的眼睑。

「嗯……呜……咦?」

醒来以后,春希对眼前这片陌生景象感到困惑,刚睡醒的头脑还没办法正常运作。不可思议的是,她内心十分平静。缓缓环视周遭一圈后,意识也逐渐清晰。

「啊,对喔,我昨天住下来了。」

春希留宿的地点正是隼人的房间。

她原本对房间主人隼人说「我睡沙发就好了」,但邀她住下来的隼人却用「毕竟是我执意要留妳」这个理由坚决反对。

看看时钟,就快五点了。虽然起得很早,但春希毫无睡意,可见她昨晚睡得有多熟。

感觉真是奇妙。

以往总能隐约感受到某种东西沉淀在内心深处,此刻却无影无踪,仿佛随着昨晚的眼泪被洗刷殆尽,心情就像这片天空一样澄澈明朗。

『──但我至少可以陪在妳身旁。』

她忽然想起隼人昨晚这句话。

棉被和身上的衣服散发出陌生的气味。

这件衣服对春希来说太宽松,衣䙓几乎和那件夏季洋装一样长。她紧紧揪住衣服──

「……嘿嘿。」

自然而然笑逐颜开。

被这件变成洋装的上衣包裹着,春希甚至有种被某个巨大物体抱在怀里的安心感。看来她也知道自己现在开心得不得了。

这种既欢欣又害臊的心情,让她将脸埋进枕头里「咿呀咿呀」地叫了几声,还在床上滚来滚去。

(我们之间还有坚守至今的承诺……)

春希偷偷看向左手小指,回忆起当初与隼人勾小指的感触。

结果隼人的脸又忽然重返脑海,让她根本静不下来。

春希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用力摇摇头,想将这股莫名烦躁的思绪甩出脑海。

「啊,今天是星期一,不能悠悠哉哉的。」

这天当然是上学日。虽然功课已经先写完了,还是要回家换上制服才行,也得把积在家里的可燃垃圾拿出去丢。

春希尽可能保持平常心,脑中想着这些琐事,并放轻脚步走向客厅。

「……嗯…………唔……」

「────唔!」

结果在客厅看到了隼人,肚子上只勉强盖了一条被毯。

隼人睡得很熟,没有要醒来的意思。他的睡相惨不忍睹,一只脚跨出沙发垂到地上,神情舒适地发出睡觉时的呼呼声。

看到隼人的睡脸,压抑在春希内心深处的某种情绪急速扩散,让她心脏忽然跳得飞快。

(这是什么……)

这股连自己都搞不清楚的汹涌情绪,让春希感到困惑。

仔细想想好像不只这一次,打从和他久别重逢的那天起,自己的心就老是被搅得乱七八糟。

隼人转学过来第一天,春希还在猜他看到跟过去截然不同的自己会是什么反应,结果他露出跟以前一模一样的笑容,把自己当成猴子妖怪。有别于其他男生,隼人没有半分算计或企图,总是对她伸出援手。本想戏弄一番让他心慌意乱,最后自己却失去防备被他反将一军。昨晚还不小心将自己脆弱的一面毫无保留地摊在他眼前。

回想起过往种种,春希的脸忽然因为羞耻而躁热起来,眼前的隼人却还睡得舒舒服服。

(怎么只有我这么紧张啊,太狡猾了……!)

多亏隼人,春希的心情轻松不少,感觉被他救了一把。

一定是因为他们是朋友,还对彼此承诺过无论如何都是朋友吧。

虽然觉得很开心,另一方面又觉得只有自己被耍得团团转,让春希有点不甘心。

基于这种近乎幼稚的念头,春希缓缓靠近隼人,想对他恶作剧一番。

(好啊,要怎么整他才好呢?)

春希露出邪恶的坏笑,目不转睛地观察隼人。

随处乱翘感觉有些粗硬的蓬乱头发,意外纤长的睫毛,微微晒黑的肌肤。虽然仔细看还有点妹妹姬子的影子,但端正的五官还是能让春希感受到异性的气息。

(……咦?难道隼人还满帅的?)

这个念头忽然闪过她的脑海。对春希来说,隼人一直都是「隼人」,也不曾对他有过其他想法。

或许是心中的动摇及混乱使然,春希的心跳快得让她胸口发疼。而且不知为何,她觉得隼人有些裂纹的干燥双唇看起来十分诱人,忍不住想帮他滋润一番,于是她下意识将脸凑近,就像被吸引过去似的。

就在此时。

「嗯嗯……」

「──唔!」

隼人毫无预兆地翻了个身,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春希差点就要碰到他了。这时春希才猛然回神迅速往后退,并用手碰触自己的嘴唇。

春希捂着依旧猛烈跳动的心脏看了隼人一眼,他的表情似乎没发现刚才那段插曲,依旧发出缓慢的呼吸声。

(我刚刚到底是……)

这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就算只是开玩笑也不会对「朋友」做这种事,显然会跨过那道防线。

春希对自己的举动吓了一跳,难掩心中的动摇,而且她满脑子都是隼人那张平静得可恨的脸。

「──唔!」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自己老是被他耍着玩!

不向这个挚友报一箭之仇的话,未免也太不公平,感觉也没办法再直视他的脸了。春希心中燃起这种幼稚的对抗意识,回到隼人房间打开衣柜。

「呜哇,有够整齐……但一定在这附近……啊,有了!」

找到某件衣服后,春希就急忙换上并回到客厅。

现在时间刚好五点,隼人果然还在睡。

春希对他喊了几声,还戳戳脸颊,确认他睡得有多熟。

「喂~~醒来了没~~?不醒来的话下场会很惨喔~~没关系吗~~?」

她轻声细语地问,隼人却只回了「嗯嗯~~」这句呆呆的呢喃。

(他从以前就是这样,一旦睡起午觉,不管对他做什么都不会醒。)

确定隼人无论如何都不会醒来后,春希便大胆地挪动他的身体。

「毕竟是报复嘛──嗯。」

她低喃一声,仿佛是对自己找借口似的──随后,一阵手机拍照的「喀嚓」声响彻早晨静谧的客厅。

春希嘴角扬起一抹孩子般的淘气坏笑。


◇◇◇


「嗯嗯……嗯?啊,对喔……好痛。」

隼人在跟平常同一时间醒来,却因为地点和平常不同而有些疑惑。可能因为睡在不熟悉的沙发上,肩颈和背部都有点痛。

他缓缓伸了个懒腰并环视四周,发现餐桌上放了一张字条。

『昨天谢谢你们,我还得换衣服,先回去了。还有,给我忘了昨天那件事!知道吗!』

最后那几个字的笔迹变得很潦草,仿佛能窥见春希的心境。

放在字条旁边的是春希昨晚穿过的T恤,已经折得整整齐齐了。隼人拿起T恤,觉得有股淡淡的甜香留在上头。

「怎么不吃完早餐再走呢?」

来自外人的香气让隼人害羞不已,低声呢喃的这句话就像在找借口掩饰。

虽然毫无根据,春希应该没事了──隼人这么心想并松了口气。

「好,该准备准备了。」

星期一早上总是忙碌,也让人有点忧郁,但该做的事依然很多。

要丢垃圾、准备上学,还得做早餐和便当。隼人用熟练的动作,专心又俐落地处理这些事项。

因为不这么做就会想起昨晚对春希说的那句有点丢脸的台词,让他心情更加郁闷。

「呼啊……啊呼。哥,早安。咦?小春呢?」

「她要做点准备,所以先回去了。喏,妳也快去洗脸,头发都睡得乱翘一通了。妳梳洗的时候我会先做早餐。」

「唔唔,整个炸开了……嗯?哥,你的脖子怎么了?」

「脖子?啊啊,我有点落枕──」

「不是啦,你看,右边这里红红的。」

「右边?我痛的是左边耶……呃,姬子?」

姬子刚睡醒,隼人背对着她准备早餐一边对话,结果姬子忽然揪住他的上衣背部。

他疑惑地转过头去,就看见姬子表情有些落寞,却又勉强自己露出笑容的样子。

「……小春没事了吧?」

「姬子……」

看来姬子也对春希昨晚的反应有些担忧。

她可能也从手机聊天的过程中察觉到某些异样了吧。从姬子的表情看来,她或许也跟隼人一样,因为这七年空白产生的顾虑而迟迟不敢往前。

但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