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第一卷

「春前辈,谢谢你的帮助。」

「多亏了春前辈,一切都结束了。」

刚被分配到公司的女孩子们,脸上洋溢着成就感,向春道谢。

「春前辈,一会儿大家一起去吃饭吧?」

「啊,这主意不错。我有很多事想像春前辈请教。」

女孩子们叽叽喳喳地说着,新入职的男职员们也凑了过来,

「啊?要和春前辈一起去吃饭吗?加我一个。」

「请、请务必带上我……」

进公司第三年的春,因为长得漂亮、工作能力强、温柔好说话,深受后辈们爱戴,同期的同事、前辈和上司也很信赖她。

也有人说,三泉是我们部门的良心代表。

「对不起,我今天有个重要的约定,如果下次再邀请我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带着安抚对方的和蔼可亲的笑容,春推辞道,新社员们都一脸失望地叮嘱着,

「那下次一定要来啊。」

春走出房间,和春关系很好的同期女性同事,

「今天是春的生日,没办法的。」

笑嘻嘻地告诉他们。

「诶,春前辈,今天是生日吗?」

「早知道就准备好礼物了。」

男生们也慌张地问道,

「那,那么春前辈说的重要约定是指男朋友吗?我听说春前辈没有男朋友。」

「嗯,这确实是个谜。刚进公司的时候,春就被很多人追求过,但全都不动声色的避开了,不过,也不像是有男朋友的感觉。」

其他同期的女性也加入了谈话。

「春一个人住的房间也完全没有男人的痕迹。不如说,家具和行李都太少了,我问她是不是要搬家,她笑着说为了随时都能去任何地方,要把行李控制在最低限度。」

「春的谜团真多啊。不过,她确实是个好孩子,就我的感觉,她一定有一个『无法忘记的对象』,到现在还在等着那个人吧。」

◇◇◇

「……一个人来这里,是第几次了?」

细碎的雨点忽下忽停,空气潮湿。在路灯微弱的灯光中浮现出的儿童馆,此时静悄悄的。

每年生日的时候,春都会偷偷地从后面溜进去,坐在花坛边或石头上,吃着粉色的寿甘,仰望北方的天空,寻找春天的北斗七星。

好像因为已经太过破旧所以决定重建,以后在规定时间外应该不能再这样进去了吧。

「那样的话,有点……寂寞啊……」

雨又滴落下来,春撑起伞。

今年可能看不到了……。

凝神望着北边的天空,三颗星星在发光──。

啊……有,是勺子的柄。

内心被填满了,脸颊和嘴唇都笑逐颜开。

「小北,我很幸福哦。」

就算只有一个人,也变得幸福了。

我交到了朋友,也知道了失去伴侣的狼不会因悲伤而死,而是会迎来另一个伴侣。虽然工作也有很辛苦的时候,但是我在努力。

很珍惜度过的每一天。

只是心中缺少了一块拼图……。

突然传来雨滴打在伞上的声音,不是从春的伞中,而是从身后传来的。

春没有回头。

因为她知道那个散发着令人怀念的味道的人是谁。

走到春身边的他,肩膀比以前高,颈部也像个成年男性了,他弯下身子。

春的黄色雨伞和他的藏青色雨伞重叠──。

分别那天,隐藏在伞下的两人许下的约定,在春的脑海里复苏。

──一个人也能幸福,无论在哪里都能出色地生活,等我成为这么坚强优秀的男人,就会去迎接你。

──那样的话,以后就一直在一起吧。

──嗯,小北。

就像那时一样,两把伞重叠在一起,雨伞从春手中滑落──蓝色的天空中春北斗在闪闪发光。

妹妹也好,哥哥也好,已经没有关系了。

只有爱存在着。


致春

给你写信,这还是第一次吧。

这个地址是爱管闲事的化学室美少女和魔法使告诉我的。

终于能去见你了。

从今以后,会一直和你在一起。



野村美月

Mizuki Nomura


我是青梅竹马爱好者。如果这么可爱的青梅竹马其实是妹妹的话会发生什么呢?我一边和北斗他们一同逡巡一边执笔。个人认为,如果要以此为素材来写的话,着笔点就只有这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