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话 拥得未来

最终章『神话血战篇』

被魔侵蚀的王座大厅,慢慢恢复了本来的面貌。

如云霞般泛滥的魔之军团,呜咽着痛苦地消失了。

「——路基斯!」

这么喊道的是卡利娅。就在路基斯向阿琉珥娜砍去的那一瞬间,两人被魔力所覆盖。即便手持巨人之槌,军团也没有崩溃。即便巨龙怪物吼叫,精灵的咒术狂暴也依然如此。

然而这支军团现正在消失。这意味着,他或她出了什么事。

也就是说,决出胜负了。

等回过神来,窗外的死雪之云已经散去,阳光照在室内。

是夕阳。不是白天也不是黑夜的一刻,照亮了魔之军团。

——就这样结束了。他们,像梦境一样消散。阿尔蒂娅梦想的余韵已不复存在。

银光闪烁。散落一地的瓦砾被一扫而空,卡利娅的额头淌着血,用力踩在地板上。焦虑体现在了脚下。不管是芙拉朵还是艾尔蒂斯都一样。

毕竟魔之军团在整座王座大厅里黑压压的一大片。那些躺在阿琉珥娜恶意面前的人们,是否能安然无恙还不得而知。

她们的眼睛在整座王座大厅里搜索。而到处都是人的身影。——不,唯独阿琉珥娜和路基斯的身影却找不到。

「......怎么回事?」

干瞪着碧眼,动了动长长耳朵的艾尔蒂斯说道。这句话道出了当时的疑问。

难道都被魔性军团踏平消失了吗。就连这种最糟糕的情景也闪现在脑海中,芙拉朵黑色的眼睛眨了好几下。

然后看到,听见了。最先听到的是干涩的“咳咳”一声。

「......你们。如果你们是英雄的话......就再来早一点啊。果然,呃。在被救的方式上,也是有美学的」

——宝石阿加托斯。她靠在王座大厅的柱子上,像死人一样躺着。

虽然身体大部分已经残缺,连发声都很痛苦,但她始终保持着一贯的样子,这是她的美学。

芙拉朵马上跑了过去。黑眼睛从焦躁的神情中稍稍恢复了平静。

「阿加托斯......。谢天谢地,你还活着!」

「没有活,只是还没有消失而已」

略带讽刺,阿加托斯将几颗宝石,包括胸前的那颗大宝石递了过去。不由分说地按在芙拉朵的双手上。涂着阿加托斯鲜血的每一颗宝石没有任何伤痕。

那些宝石里装的是什么东西?芙拉朵还没问,阿加托斯就发牢骚地说。

「所有人都那么不讲理。不过,多少能挽救一些吧。......说真的,作为魔人又能如何。都是为了列伊。但还好,那孩子正睡在宝石里。......我不能让她看到,那个死得不够彻底难堪的我」

「阿加托斯!」

在独自躺着的阿加托斯旁边,芙拉朵握住了她的手。几乎没有体温了,可以看到她已完全丧失了魔力。讽刺的是,她还没咽气是因为吸收了阿琉珥娜魔力的余波。

卡利娅和艾尔蒂斯紧张地走到一旁。两人似乎都拿不定主意该是什么表情。

很高兴有人得救。能从心底里祝福。但是——他在那边吗?瞳孔深处有这样的情绪。

「那家伙不在」

阿加托斯说,仿佛要将她们的想法劈断。

「——这话是什么意思?拜托,告诉我」

卡利娅带着微妙的眼神问道。她拼命克制自己,不让自己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

「——那小子杀了阿尔蒂娅,对吧?那他就已经不是一般的魔性了。也不是人类。已经不在这里了」

美丽的夕阳刺痛了阿加托斯的脸颊。就连她那宝石般美丽的瞳孔也在朦胧中摇摆不定。

尽管表情像死人一样,阿加托斯还是盯着三人的脸笑了。

「嘛,是啊。众神才知晓吧。追求均衡的众神们。

——净都是些什么脸色呀。没事的。再怎么着急,都一定会回来的。还是说,你们没有自信会回来?」

「不」

艾尔蒂斯最先说道。她也摇曳着碧眼,拼命啃噬住自己内心深处的东西。

「他说相信我们。那我们也相信他。你是说路基斯会没事吧」

弹指间,眯起碧眼。并不是松了一口气。事实上路基斯并不在这里,甚至消失得无影无踪。但也不能确定他已经死了。

那么,现在最应该相信的就是他的话。卡利娅也点点头说。

「而且他不回来的话,就追到天涯海角」

「感觉有些不对劲。嘛,是啊。再者,路基斯也不会说抛下这里的一切来救自己的」

不管是卡利娅还是芙拉朵,表情都和艾尔蒂斯没什么不同。脸上满是不安与焦虑,却还是在逞强。

因为,他不是说了吗?相信我们。那我们也得相信他。否则,连彼此托付生命的信誉都会变成一纸谎言。那比什么都难以忍受。

所以她们相信他还活着。马上就会回来的。没什么,他失踪是常有的事。

阿加托斯歪了下脸,笑了笑。然后就这样闭上了眼睛。就跟魔之军团消失了一样,那气息也逐渐消失。

这世上最华丽的宝石,带着微笑消失了。

留下来的宝石们在失去主人后释放了它们的魔力。列伊,玛蒂娅,安,菲洛斯和其他人类。阿加托斯一直在保护着那些列伊曾经说过想要保护的人。

可是那里还是没有路基斯的身影。卡利娅,芙拉朵和艾尔蒂斯。什么都没说。甚至觉得说出来就是对他的背叛。况且魔力充斥了整个王座大厅。原本在中心地的他,有可能被炸到别的地方去了。

然而路基斯不在王都的任何地方。除了神之外,没人知道他在哪里。

◇◆◇◆

——我只有模糊的视野。迷蒙的记忆,慢慢地编织起来。只有它给了我鲜活的感触。

与阿琉珥娜相对抗,斩杀阿尔蒂娅之魂的感触。

濒死的身体,即将崩溃而去的感触。

然后,她为我献出生命的感触。

只有它在我的视野中反复晃动。我忍不住想要否认这一幕。

但胸膛有一种奇怪的真实感。如果我站在相反的立场,也定然会这么做。那么,阿琉珥娜是会这么做的。因为无论走到哪里,我们都是相似的人。

如此一来,这无可救药的事实。便会昏沉地爬上我的胸膛。

就是这样。这段旅程带来的收获是巨大的。我得到了太多我配不上的东西。可结果就是失去了阿琉珥娜。

让人发笑。

带着永远无法解开的思绪,我仿佛置身梦中。枯朽的身体不允许轻易醒来。

这是什么地方?我到底在干什么?感觉很奇怪。意识茫然,只有身体在行走。一直在走。

虽然能隐约看到周围,但只有黑暗映入眼中,什么也看不见。

这是一条无论走到哪里都无法到达的路。又走了一步,两步,三步。步履沉重,就像在泥泞中行走。全身感觉奇怪而迟钝。

唯一明确的只有听觉。只有,咔嗒咔嗒的齿轮转动声音。

就这样一直走下去才是这个梦的意义吗?开始这么想的时候。然而是条路,总会到达某个地方。

突然,它就出现了。

黑暗中唯一发光的宝座。与其说是豪华绚烂,不如说是青苔丛生的古物。不过比起穿金戴银更有分量和威严。正好和我在精灵神泽布利利斯里面看到的很像。

本该沉睡的眼皮不知不觉中睁开了,看着它。全身的感觉顿时清晰起来。

将腰间——本该丢失的魔剑。一口气拔出,摆好架势。吸附在手指上的魔剑剑锋,仿佛在咆哮。

视线前方的宝座上,有一个傲岸地顶着胳膊肘的女人。

身着民族服装那种衣裳,细节部分还包括有装饰品。不过觉得算不上华丽,也许是因为她的举止与之相称。

金色的头发,金色的眼睛。气场比我所认识的要沉稳很多。

眯起眼睛瞪着。

「居然出现在我的梦里,有够清闲的啊」

坐在宝座上的女人眨着金色的眼睛回答道。

「——连打招呼都那么得危险啊。人类英雄路基斯」

「——阿尔蒂娅,你真是个做梦都会说冷笑话的女人。我有必要跟你打招呼吗?」

大英雄阿尔蒂娅在黑暗中坐在宝座上,依然闪耀着光芒。感觉比在现实中见面时更有威严。

不,不对。有她在,我都怀疑这里是不是真的是梦。只记得斩杀她灵魂的感觉,但不确定就这样结束。

人王梅迪克在死后依然靠其灵魂活下来。既然如此,大英雄阿尔蒂娅就算灵魂被灭,也依旧有办法应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