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全一卷


我被黑暗所笼罩。

宛如被关在又硬又重的石头中,全身被固定住,只有意识隐然漂浮于空中。

别说转动脖子,连想要动一根手指或是发出声音都办不到。

我只感觉到冰冷的感触从脚部往上攀升。

混乱与恐惧的情绪涌上心头。我拼命挣扎,想要逃出这里,口中发出不成声的嘶吼。

紧接着,黑暗中出现如针孔般的光点。与此同时,我的身体开始稍微能动了。

我挥动沉重的手脚,拨开黑暗。

光源变得愈来愈大。

一点一点地往前进后,我发觉有人背光而立。

因为逆光的关系,我看不清那人的脸,但大概能看出好像是个女人。

愈是接近光源,她的身影轮廓便愈发清晰。

「——」

她好像在说话,可是我从这里听不清楚。

但是不知为何,我有种莫名怀念的感觉。

而且,我强烈的想见她。

我在黑暗中如游泳般前进,逐渐缩短彼此的距离。

然后,我向她伸出手。


「——塔——野——塔——同学——」

我听见声音。

「——塔野同学、塔野同学。」

那道声音在呼唤着我。快要哭泣的声音,不断拼命地喊着我的名字。

「塔野同学!」

水滴「啪哒」一声打在我的脸颊上,我睁开了双眼。

一名哭泣的女性低头看着我。我与她距离之近,让我忍不住想挪动身躯。我似乎正枕在她的膝上,而且她以双手包覆般地握着我的手,并放在脸颊上磨蹭。

这个人很像花城,她的头发比我所知的花城还短,散发的气质多了几分成熟的韵味。就算说她是花城的姊姊,我也应该会相信。

她为什么在哭呢?为什么在这里呢?

如果我的记忆没错,这里应该是浦岛隧道,而且位于相当深之处。

「塔野同学……你还好吧?认得我吗?我是花城,花城杏子……」

花城杏子……花城!?

「为、为什么你会……!」

我急忙坐起身子,顿感头痛欲裂,于是不禁用手按着头。沾在头发上的干燥血液,顿时破碎滑落。

握着我的手的女性惊讶地放开双手,温柔的扶着我的肩膀。

「不行!你受伤了,还是不要动比较好……」

「嗯、好的……」

我们面对面坐在地。我仔细端详她的脸;她也看着我,似乎很担心我的身体。

「塔野同学,你还好吧?头痛不痛?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嗯……我只是稍微撞到头,血也早就止住了,并没有觉得不舒服。我没事……」

「这样啊……那就好……」

她轻抚胸口,似乎打从心底松了口气。

相对地,我仍然脑袋一片混乱,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你是……花城吗?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还问为什么……那种事情还用说吗!?」

花城睁大双眼,高举握紧的拳头。她的手举在空中,似乎不知道该落在何处,犹豫了一会儿后,碰地一声打在我的胸膛上。

这一下当然不痛,然而她的手有这明确的重量。我不禁茫然地心想:啊啊,原来这不是梦。

接着,她张开双手,用力拥抱我的身体,汗水的香味随即扑鼻而来。

「因为你这么久都没回来,所以我来接你了呀!」

她在我的耳边大喊大叫,鼓膜都快破裂了,但我完全不会感到不快。

「你来接我啊……你不是选择成为漫画家了吗……?」

「我选了呀!而且也成为漫画家了!」

「既、既然如此……」

「连载完结了!连载结束后,单行本也出了!结局也无可挑剔!所以我才追赶着塔野同学,在隧道中不断前进来到这里!不行吗!?」

我惊讶得无话可说。

连载、单行本,然后完结。这些全都是我在浦岛隧道内的期间,她说达成的事情吗?

真厉害。我纯粹地这么想着。她能够这么成功,一定经过非比寻常的努力。不仅如此,她还单独一人在这宛如永恒的隧道内前进……

突然间,花城拥抱我的那双手更加用力。

「你为什么要留书叫我不要等你!?好过分!我本来打算和你一起去的啊!为什么要抛下我!因为我在那时犹豫了吗!?所以你才抛下我吗!?」

「不,并不是那样……」

「呜哇啊啊啊啊啊!对不起!但是求求你不要讨厌我!不要抛下我一个人!啊啊啊啊啊啊!」

花城的头靠在我的右肩上。泪水沾湿了我的肩头;纤细的手指抓在我的背上。指甲陷入肉中,带来刺痛感、

随着年纪增长会变得容易流泪,这个说法果然是真的吧、

我轻抚花城的头。

「抱歉……我好像让你痛苦了……」

「我绝对不原谅你……别再离开我了……」

「好……没问题,今后我不会再抛下你了。我们一起走吧。」

「……真的吗?」

我抓住花城的肩膀,把她的身子拉开。她的脸上涕泪纵横,却依然美丽动人。

我呼吸一口气,然后下定决心把脸靠近花城。

双唇接触,牙齿轻轻碰撞的瞬间,我心里闪过「失败了啊」的念头,但决定不去在意这件事。

我们相吻约五秒钟。这是个外界相当于六个小时的吻。

我们的脸离开。初吻有股淡淡的咸味。

接着,我站起身,向愣在原地的花城伸出手。

「来,我们回去吧。」




四十七小时五十六分。

这是我在浦岛隧道那一侧总共停留的时间,换算成外界的时间是……

十三年又四十五天。

我的身体还是十七岁,户籍上却显示30岁。另一方面,听说花城比我晚五年进入浦岛隧道,所以身体年龄是二十二岁,完全是位成年女性了。

我们走出浦岛隧道时,时间是九月份的傍晚时分。

即使走到大街上,对于外面世界隔绝十三年一事,我仍然没什么真实感。香崎依然是偏僻的线下,之前本以为不久就会被并校的香崎高中也依然存在。若说有什么令我吃惊的事,最多就是在电车内看到最新手机的时候吧。每个人以手指触摸平滑的画面,却没有戴手套,那样不会留下指纹印吗?

我在隧道内持续奔走,衣着早已变得破烂不堪,于是先随便找了间店,整治一身的服装后,才与花城到市区的商务旅馆投宿。

我们进入双人床房,轮流冲澡之后坐到床上,谈论起彼此至今为止发生的事情。

我说这在浦岛隧道内本奔走后与华伶再会的事。

花城则是聊到她专心画漫画的连载生活。

我们聊得非常尽兴,不知不觉就聊到过了午夜十二点。

「我要画漫画。」

花城说出这句话后,是在我们开始谈到今后方针的时候。

「我打算租一间大楼的房子,准备重新复出。我的存款大概可以让我两年时间不用工作,而且我也只会做这件事。」

「嗯,我觉得那样很好。再说,我也没有权力否定。」

「塔野同学有想过今后要怎么办吗?」

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其实我完全没有计划。进入浦岛隧道前,我一心只想着与华伶相见,对于离开隧道后要怎么办,仅抱持着「只要努力,总会有办法活下去的吧」的天真想法。虽然向花城坦白好像在昭示自己的浅虑,实在非常丢脸,但我也不能撒谎,于是开口说到:

「抱歉,我完全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不过,我认为必须去工作才行。」

花城手抚着下颚,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

「嗯~……不过塔野同学,你在户籍上已经三十岁了吧?虽然我也相同,但是国中毕业又有十三年空白的人,要就职会挺不容易的哦?」

她说的话非常实际。因为她说的完全没错,我的胸口顿感刺痛。

我正要说「即使如此,我还是会努力」之际,花城高声打断道:

「话说回来,我打算搬去东京。」

「咦,真的吗?」

「对。毕竟在东京生活比较方便,而且我打算招募助手。」

「助手?」

「就是协助漫画家画漫画的人。帮忙贴网贴或涂黑、涂白,如果能画简单的背景那就更好了。」

……我能胜任吗?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