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笔记本

第三卷

返回客厅后,我也加入了电玩大会。伏见似乎被我们的噪音吵醒也跑了过来,大家一直玩到深夜。

「这样不会吵到邻居吗?」

出口担忧地说道,但伏见跟姬嶋只抛出一句「没事啦」,就把出口的疑虑打发掉了。

「因为有茉菜在啊。」

「邻居们对茉菜的评价好像都很不错,对吧?」

「欸嘿嘿,真不好意思。」

我家的这位妹妹,在附近一带人缘极佳,不论做了什么事都不会惹邻居不高兴。

已经半睡半醒的鸟越,被伏见、姬嶋以及茉菜一起带离客厅。

「小高,我们也该睡了吧。」

「是啊,那么晚安。」

「等一下等一下,那我的寝具呢?」

我对客厅沙发迅速瞥了一眼。

「那个?就是我的床?」

「如果你不喜欢大可回家……」

「我的待遇未免太差了吧!?」

「我认真跟你说,我家给客人用的寝具就只有三组而已。」

「那我去睡小高的床,小高去跟妹妹一起睡,这不就够用了吗?」

说什么鬼话。

「那我去拿一些坐垫出来好了。」

「我要看的就是你这种诚意啊。」

毕竟出口也是客人,让他睡地板未免太过分,因此,我从壁柜里拿出几张坐垫,搬到楼上自己的房间。

「小高的房间,还真是什么都没有耶,该说这很有你的风格吗?」

「会吗?」

我把坐垫铺到床旁边的地板,出口立刻扑通一声倒卧上去。

我也躺到自己的床上,关掉电灯。

被窝有股香味,八成是因为先前伏见在这里睡过吧。

她明明才睡了一小时左右而已,这张床感觉已经不像是我的了。

「小高,你睡觉习惯熄灯喔?」

「嗯。」

「我比较喜欢至少点一个小灯。」

「那我送你一句话『入境随俗』。」

「好吧我无话可说了。」

这害我忍不住低声笑了出来。

「真希望电影的拍摄工作能顺利。在此之前,我对学校举办的活动都是抱持随便应付的心态。该怎么说,像这样严肃认真地面对反而会让我感到很不好意思……」

我非常能理解出口这种心情。

「摆出一副吊儿郎当的姿态比较潇洒──虽说也没不屑到这种程度,但听别人的命令行事,就是会给我一种很厌恶的感觉。那样一来,就不是我主动想做,而是被别人逼迫去做了。」

我的视力逐渐适应黑暗,可以隐约看见家具跟天花板灯具的轮廓。

「不过要自己拍摄电影,也是伏见主动提议的吧,这么一来不就跟听别人命令行事很接近了吗?」

「但我完全没有被逼迫的感觉耶。你们两位班长事先也征询过全班的意见。况且,这也要看是哪个人提议的。如果换一个人提议拍电影,我猜就会被大家反对了。就好比同样的搞笑桥段,由知名度高的艺人表演,跟班上的同学来表演,效果一定是天差地别吧。」

这个比喻恰当吗?

所以啰──出口这时总结道。

「以伏见同学跟小高这对班长双人组为中心的话,我总觉得认真参与一次学校的活动,应该也是个不错的体验吧。」

原本我可是毫无干劲型男生的第一把交椅耶。

现在我却摇身变为积极的象征,还把当初想法跟我类似、内心毫无斗志的男生也鼓舞起来……这是真的吗?

「别说那种让人害臊的话了,快睡。」

我才刚说完这句话没多久,就听到了出口的酣睡声。

就是因为有人会对我说刚才那些话,我才无法抛下班长的职务不管啊。

……其实我更希望,要是之后拍摄也能这么顺利就好了。



我在介于早晨跟中午之间、这种不上不下的时间醒来,吃起茉菜准备好的早餐。

大家好像都起床了,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去。

「打扰了。」

鸟越在玄关对我微微鞠了个躬后,便转身离开屋子。

「等一下我送鸟越同学去车站……那么,就先这样啦。」

自以为帅气的出口,就像要追赶鸟越的脚步般,动身踏上归途。

「小谅,明天见啰。」

「谅,再见。」

伏见跟姬嶋也双双拿起自己的行李回去了。

「葛格,家里怎么突然变得好冷清。」

我并不是无法体会茉菜的心情。

结果,明明是为了开企划会议而集宿,正题却几乎毫无进展。

幸好等结束后回头一看,还算是满开心的,就当作是愉快的回忆吧。

我跟茉菜一起动手收拾客厅跟厨房,最后打扫到自己的房间。

这里并不是大家主要聚会的地方,整理起来并不碍事。

『那本笔记,在你那边吗?』

这时姬嶋突然传讯过来。

『在我这边。』

『是喔,那就好。』

顿时我心底涌现一个疑问。

『为什么当初姬嶋要跟我一起把笔记藏起来,妳还记得吗?』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上面写了关于我跟谅的事啊。』


「我跟她的事……」

我按照姬嶋所传讯息的字面意义喃喃重复一遍,并同时翻阅着那本笔记。

……我跟姬嶋的事?

『除了相爱伞下面有写名字外,其他的也是吗?』

『你自己仔细看看笔记本后面吧,不是写了许多很孩子气的约定吗?』

一起放学回家,要手牵手──诸如此类写了一大堆。

这是我跟姬嶋?

咦?

『那些,不是我跟伏见的约定吗?』

叮咚叮咚──刚才双方回讯速度还很快的聊天室,现在忽然停在姬嶋已读的状态不动了。

怪了?

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电话铃声响了,是姬嶋直接打的。

「喂喂。」

『你刚才说你跟伏见的约定,那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我告诉姬嶋,笔记本里面我所写的那些约定,跟伏见最近跟我提过的儿时约定内容完全一致。

『如果是我转学以后你跟她之间发生的事就另当别论。但假使是发生在我转学前,那跟谅做出那些约定的人,就只有我而已喔……』

就只有姬嶋而已……?

中学以后我就没跟伏见做过任何约定了吧。

甚至没多久之前双方还保持一定的距离。

所以说,事情是发生在姬嶋转走以后啰。

并没有之前以为的那么久远。

「会不会只是姬嶋不知道而已,其实伏见同样跟我约定过也说不定?」

然而,我压根不记得自己跟伏见约定过那些事,完全忘得一干二净。

『假使姬奈曾经跟谅约定过那些的话,她一定会很高兴地跑来向我报告喔。届时我发现内容跟我的完全一样,我一定会更为介意。』


难不成……

当初我以为自己忘记跟伏见小时候约定过的这个前提,是错的。


『姬奈她,从以前就很擅长模仿我。』

我们几个从小就玩在一块,很习惯大家一起做相同的事。

『倘若原因是出于谅忘掉了跟姬奈的约定,那就会出现许多矛盾了。』

姬嶋似乎也推导出跟我一样的结论。

『笔记本上的那些约定,仅属于我跟谅之间。』

也就是说──

『因为谅跟姬奈根本没做过那些约定,谅不记得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接着姬嶋更进一步断定道:

『毕竟,那些事从头到尾都没发生过。』

为了寻找反驳的根据,我试着从书桌抽屉挖出另一本笔记簿。

原来我以前喜欢的对象,不是伏见而是姬嶋啊……

伏见最近跟我强调的那些儿时承诺,我早就跟姬嶋约定过了……

找到了,这是另外一本笔记。

这本笔记的某些部分被撕掉了。

──等升上高中,我要跟姬奈初吻。

上头写着如今看起来会想挖个地洞钻进去的丢脸内容。

所以说我一开始喜欢姬嶋,后来才把对象换成伏见吗?

与其说我无情,不如说我真是个见异思迁的家伙啊。

「喂,姬嶋,我跟伏见果真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做过约定耶。」

电话另一端传来了好像很扫兴的叹气声。

『啊,是喔。既然这样就不必再讨论了。小六的时候我明明还跟你写过好几封信,你这家伙还真是个劈腿男啊。』

姬嶋以半开玩笑的口气责备我。

「关于这点我对妳感到很抱歉。不过,请听我解…………咦?」

我用手指滑过『等升上高中~』那几个字进行确认。

『你怎么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