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嘎吱作响的世界

第二卷 京都终末旅行

1


抵达京都第二天傍晚。

「欸。为什么!明明对我就一直说着不行的!」

「好啦,因为羽衣是师姐嘛……而且都约定好了。」

我把高声抗议的帆乃夏晾在一边,和早已回到基地的羽衣一同走向浴室。

「这算什么回答啊!」

帆乃夏还在抱怨着,我毫不在意地推着羽衣往前走。

「那个,放着她不管真的好么。」

羽衣问道,我点点头。

「没关系的,如果处理不好,就可能会变成三个人一起洗的糟糕场面。」

「啊,那确实很让人困扰呢。三人一起的话果然还是太拥挤了。」

羽衣理解地点了点头,但她似乎微妙地会错了意。

进入更衣室,我们一起脱下了衣服。

说实话,虽说羽衣还是个孩子,但被她看到裸体的话,我还是会感到害羞。但转念一想,我可是年纪大的一方,要是表露出这种感情那也太没面子了。于是我索性便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麻利地脱个精光。

脱下衣服才发现,羽衣要比外表看上去更加娇小。虽说我的皮肤很白,但羽衣的白却是另一种——带有透明感的白色肤质。都说九条家有着西方魔法师的血统,这泛红的头发和雪白的肌肤大概也得由于此吧。

「你盯着我看什么呢,赶快进去吧。」

「啊,好的。」

羽衣察觉到我的视线。我慌忙答应着和羽衣一起进入了浴室。

浴缸里装满了先前我用魔法烧好的热水。浴室里满是蒸汽,十分暖和。

「哇!真的是暖暖地热水哎!真是太厉害了!」

羽衣开心地跳了起来。

「虽然我很想就这样噗通一下跳进去——但我还得履行之前的约定。快过来坐好,我要给你擦背啦」

被情绪高涨的羽衣催促着,我坐在了浴室专用的小椅子上。

羽衣转到我的身后,用桶在浴缸中舀出了些热水,淋在了我的后背上。

「啊,洗身体用的是别的水——」

难得的热水就这样用掉也太浪费了,羽衣却毫不在意地,又用桶舀了些热水。

「与其用冷水还是暖暖的更好啦,接下来要打肥皂喽。」

羽衣用热水打湿的双手把肥皂打出泡泡,然后开始为我擦背。

「呀——痒,有点痒」

我从来没经历过别人给我擦背,意料之外的感觉刺激得我弓起了身子。

「是吗?轻轻用力反而会弄得发痒啊……那我稍微多用点力。」

羽衣向擦洗我后背的双手注入了一些力气。

「啊……确实还是这种力道刚刚好。」

「呼呼,真是个——麻烦的妹妹呢。因为我一直都想要个妹妹,所以现在感到有些开心呢」

羽衣笑得很开心的样子。



「欸?明明我才是年龄大的一方,要是用家人举例的话我才更像是姐姐吧。」

我理所当然地问道。

「你说什么呢。由贵是我的师妹吧?所以与年龄无关,你就是我的妹妹!有意见?」

羽衣从后面盯着我的脸,摆出了师姐的架子。

「……没有。」

我点点头放弃挣扎,这种情况,上下级关系才是更优先的判断基准。

而且我现在十分尊敬作为魔法师前辈的羽衣,就算她把我看作妹妹我也不会感到有什么不适。

「对对。这就对了。你就放心交给姐姐吧。」

她一边摆出姐姐的样子,一边仔细地帮我洗着身子。

我能感受到,她不是仅仅沉浸在扮演姐姐的游戏中,而是真心地为我着想——我切实地感受到羽衣是个『好孩子』。

如果小时候,我能有个这样的姐姐的话……不,不是姐姐,而是一个和我境遇相同的魔法师的女儿陪在我身边的话。我想我一定不会感到孤独。

——姐姐,吗。

但是,这个词总是会和白天发生的事联系在一起。

自己竟然会与帆乃夏的姐姐——榊春香口吻相似的山羊头尸人相遇……但我还没找到机会和夜未小姐说这件事。

「姐妹间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大家关系很好吗?」

我略微出神地嘀咕心里想着的疑问,身后的羽衣回答我。

「怎么说呢?虽然我也不知道——但是妈妈和夜未的关系很好哦。只是……回想起来,夜未对妈妈是那种宠溺至极的感觉吧。关系要好最重要的秘诀或许就是姐姐重视妹妹。」

「这样吗……」

我模糊地附和,一时难以想象会宠溺别人的夜未小姐。

——春香姐的话,应该是很重视帆乃夏吧。

这样的问题突然闪过我的脑海。

虽然我常常听帆乃夏说起很多她的姐姐的事情,但内容都是她姐姐的厉害之处,关于她们二人之间关系好的话题,我还从没有听她提起过。

「所以我才会好好地照顾由贵,重视由贵。说实话,我最开始挺讨厌你的……但有个师妹意外地是件好事呢。不但能帮我给饮料降温,还能烧热腾腾的洗澡水!」

「啊哈哈……那还真是谢谢了。」

我苦笑着,这还真是很实际的理由。

但是,能听到她说心里话我还是很开心的。无论什么样的理由,带有好意的话都不会让我感到不适。

不管怎么说,我之前可是一直过着被讨厌的生活。

「我很喜欢哦,羽衣简单易懂的这点。」

所以我也毫不做作地吐露出心里的想法。

「嗯,那是在夸我吗?」

「是在夸你哦。」

我笑着点点头。

没有场面话的聊天令人心情舒畅。迄今为止我和帆乃夏度过的日子也是如此。

但未来,我可能要对帆乃夏说谎了。

想到那可能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挽回的事情,我便在这一时的快乐中失了神。

当晚,躺在被子里入睡前——我最害怕的时刻还是来临了。

「那个,由贵,今天真的是惊险呢。」

身旁睡意朦胧的帆乃夏向我搭话问道。

「是啊——各种意义上的惊险呢。」

帆乃夏大概想说的是兽头尸人的事情,我含糊地附和,不想触碰那个话题。

「帆乃夏今天都做了些什么呢?」

在被问前要先发制人,问点什么。

「我想想——对了!你听我说,夜未小姐她……最开始突然就开车带我来到了边域的结界,然后就试着朝着结界另一侧乌泱泱的尸人开了几枪。」

身旁的被子轻轻地动了动,昏暗中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应该是帆乃夏转身朝向了我这边吧。

「那,那还真是太糟糕了……,啊,但是明明有结界,用枪还能打中吗?」

虽说只是附和,但我也注意到这点。

「那个啊,能打中。虽然我还完全不能理解,但根据夜未小姐所说,边域的结界就像是只会阻拦尸人这种『坏的存在』的墙一样。」

「说起来……羽衣也和我说过,边域的结界是一种概念般的存在。」

我想起央域和边域的结界是完全不同的。

「嗯,看来由贵也认真地学到了很多东西。而且才一天,就好像和羽衣变得十分要好了呢。浴室里的欢声笑语我都听到了呢。」

帆乃夏有点闹别扭地说道。

看来还在为我只和羽衣一同洗澡的这件事耿耿于怀。

「怎么说呢……我烧洗澡水这件事好像让她十分开心——我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和她融洽地相处了。果然因为同样都是『魔女』吧。」

「欸……这样啊……如果我也是魔女的话,由贵就会和我一起洗澡了吧。」

但帆乃夏却变得更加气馁了。

「啊,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慌慌张张地想要解释,但帆乃夏却笑了起来。

「啊哈哈,我开玩笑的。但是作为四个人里唯一的普通人,果然像现在这样一直下去是不行的。夜未小姐也是,虽说武器是枪,但实战时看上去完全就是魔女。」

「什么意思?」

「她先是从只有手掌大的小盒子里取出数把枪,我都忍不住吐槽,难道她是那个从未来穿越来的猫型机器人么。」

帆乃夏很震惊回答道。随后叹了口气。

——那大概就是羽衣和我说过的『匣』。

我之前听说过这些,所以并没有觉得惊讶。但把这些突然展露给帆乃夏的话,看起来还是给她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