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所不知道的优点

第5.5卷

翻译:真的只有19岁、素素素


这个人总是没办法把自己优秀的部分展现出来,多可惜啊。这是真昼对周的看法。

首先,他本来说话的口吻就有点凶,只是这一点就让人觉得他不好相处。

不过周并不是谈吐低俗或者对人口吐暴言之类。他的口吻总是冷冰冰的,但仔细去听的话就可以发现,他实际说的话倒是很普通。

周长得也不算丑陋,甚至可以用俊俏来形容。就是那有些长的刘海,加上爱低头的姿势和尖锐的眼神,使得人们不愿意靠近他。

真昼也是如此。要不是有一个契机,她本来也没有机会了解周的本质。

(真的是好可惜啊,这个人)

可惜了一个内在是善良又绅士的男生。真昼一边这样想,一边看着正在自己身旁安静地做着作业的周。

周看起来依旧是一副冷淡的样子,脸上的表情却很沉静。他没有注意到真昼的视线,也不看自己煮的咖啡,只是一言不发地用自动笔写字,看来精神相当集中。

真昼尽可能安静地拿起自己的杯子,嘬了一小口已经温了的咖啡。

也许是周已经掌握了真昼的喜好,他给咖啡里加入了恰到好处的砂糖和淡奶,让苦味之后还有一丝淡淡的、柔滑的甜味。

真昼曾经自言自语地说过不怎么能喝酸味太强的咖啡,大概是这句话被周记在了心里,之后他买回来放在家里的咖啡豆就换了一个牌子。

这毕竟是周放在自己家里的,所以他本来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来,不过当真昼用视线如此暗示周的时候,他却漫不经心地笑着说「这个牌子的咖啡更好喝」,既然如此,真昼再也不能说什么,只得接受他的好意了。

他怎么这么会体贴人啊,一想起这些事,真昼就觉得心中有些安分不下来。她又喝了一口咖啡,然后周抬起头来。

「……是不是不好喝?」

「不,没有那回事啦。我正在想,这个咖啡好好喝呢」

「是吗,能合你的口味真是太好了,我煮咖啡的技术是不是也进步了一点?」

周露出安心的眼神,让真昼也不禁微笑起来。

「毕竟,周君以前煮咖啡的时候,咖啡粉加多了,结果水也只好加很多,最后都从滤纸里溢出来了嘛。为什么你要加那么多呢?」

「那、那只是手滑了。之后我就再没有那么做过了,长教训了」

「哼哼,失败是成功之母,如果周君能从失败中吸取经验,那些被浪费的咖啡也算是值得了」

「……别再捉弄我啦」

「这不是捉弄人哦?」

真昼一边笑一边回答道。结果周随即轻轻叹气说「可你这就是捉弄人的表情啊」,不过周大概知道真昼并不是真的在取笑他,因为她并没有接着提什么意见。

有点撅着嘴的周看起来比平时更多了一分稚气,在真昼眼里都已经可以用可爱来形容了。

要是他平时也能多露出这样的表情就不会被别人疏远了。真昼心里虽然这么想,又觉得让别人看到周的这个表情似乎很可惜,于是她暂且没有对周提出建议。

「……真昼要休息吗?」

「对啊,我的作业已经写完了,所以打算休息一下」

「嗯,那我也稍微休息一会儿吧,做作业也做累了」

周抬起手伸了个懒腰,轻轻活动了一下肩膀,然后站起身来走向厨房。

「我打算找点零食吃,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周看了看放零食的盒子,回头问道。真昼则回了一句「你帮我决定吧」。

周家里的食物,基本上是两个人都可以自由取食的。

当然,不想被对方吃掉的东西上会各自写好名字,不过除此以外都是两人共享的。虽然大家常说夺食之恨相当恐怖,但他们对吃的都没有那么执着,相处和平。

他们准备了一个共用的零食盒,但是因为他们各自都会把自己喜欢的或者推荐的,希望对方吃吃看的零食放进去,所以这个零食盒里从来不缺内容。

周会放些真昼不怎么会去吃又比较新奇的新商品,甜咸皆有,而真昼则多会放些甜的零食。不过这只是喜好的问题,真昼有时候也会吃吃咸的零食。

只是最近,因为周总是不动声色地买来真昼应该会喜欢的烤制点心,结果害得他们不得不经常去检查一下保质期了。毕竟那都是在西点店买的,保质期比加了更多添加物的包装成品短很多。

周似乎也在和真昼在一起生活后变得能注意到这些事情了,他把盒子中因为接近保质期而放得比较靠外的烤点心放到盘子里拿了过来。

「我随便拿了一些,这些可以吗?」

「为我拿来这些就已经很值得感激了。我作业写完了比较有空,本应该我去拿的」

「但我离厨房比较近,而且是我先提出来的,不用在意啦」

周轻笑了一下坐了下来,刚要起身的真昼也坐了回去,接受了周的好意,拿起一袋饼干,打开了包装。

真昼虽然吃不了太多但喜欢吃些比较好的零食,而周理解真昼的喜好买来的烤点心也正适合她。

真昼小心地注意着不要掉下碎屑,轻轻地咬下一口,浓厚的奶香味就沁入了口鼻。

即使如此也不会让人觉得腻,口感反而是比较清爽的。真昼虽然很在意这到底用了什么样的配方,但毕竟怎么都不可能知道,所以也就只是好好品味了一番。

真昼一边感慨着周的品味和舌头的敏感程度的确不错,一边小口吃着饼干。周不知道为什么眼中带着些欣慰地看向了她。

虽然这并不是在取笑真昼,但这温暖的视线总让真昼觉得很在意。

「……有什么事吗?」

真昼把饼干完全吃下去后对周问道。周则是有些难以启齿地回答说「嗯,怎么说呢」。

「我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觉得你像小动物似的好可爱」

「……这算是在夸我嘛」

「我是打算夸你的」

这应该是周看她吃东西时的样子的感想吧,真昼既觉得有些害羞又觉得有些开心,没法直视周了,只好转头看向了一边。

(……偶尔这样真是对心脏不好)

基本上周是不会撒谎的人。虽然多少也会有想要隐藏点什么而蒙混过去的时候,但他不会撒谎伤害别人。

因为他是个表面上不坦率但又很正直的人,所以真昼更加觉得害羞,视线四处徘徊了起来。

明明已经习惯被人夸奖了,但对方是周就总会成这副样子。

周本人或许是得益于他父亲修斗的教育,成了个能明确把称赞说出口的人,某种意义上性质更恶劣了。

加上周能很细心地照顾到真昼的感受,不仅是这次,他的一举一动很多时候都会变成对真昼心脏不好的事情。

最近他更是在知道真昼要晚点回来的时候,会不动声色地来接真昼了。

为了防止暴露还要特地花不少功夫改变发型,但他却不嫌费事前来迎接。

走在一起的时候,他会配合真昼的步幅,不动声色地走在靠车道的一侧。真昼拿着的行李他都会接过去,真昼身体不好的时候他也会立即就注意到,不着痕迹地照顾真昼。

他对外貌的变化也意外地很敏感,每次都会夸赞真昼发型和服装的变化。

除此以外,因为真昼在这边生活的次数变多了,周就把真昼经常使用的东西移到了她够得到的范围内。为了让真昼能拿到高处的东西,还准备了小凳子。

真昼当然很感激周把这些不容易注意到的困难都排除掉了,但能够嘴上不提十分自然地做好这些,也让真昼产生了他将来真的不得了的感觉。

真昼一开始本觉得周很不可靠、说话粗鲁、做事随便又邋遢,但只要他改掉了邋遢和冷淡的毛病,显而易见,他其实有着相当理想的人品。

没错,周是很好的邻居、很好的朋友,也是很好的——

真昼思考到这儿,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能再深入思考下去了,赶紧摇了摇头。

「你怎么了?」

看到真昼突然摇起了头,周似乎有些惊讶。听到他有些担心的声音,真昼尽力隐藏起了内心的动摇,轻轻地笑了笑。

「……周君,你到底是为什么会这么没桃花运呢」

「总觉得突然有人要找我吵架了啊」

这回是真昼没把话说明白了。要是不知道真昼正在思考的事情,她这话听起来就像是在取笑周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