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章

第七卷

海面上,一艘船正朝着布琉努北部的小港口前进。

那是往来于布琉努与亚斯瓦尔之间的货船。但是船上载着一名大人物。

「总算快要见到陆地了呢。」

站在甲板上的年轻黑发女性眺望着南方,说道。她是亚斯瓦尔公主,也是亚斯瓦尔的统治者,桂妮薇亚。现在她正隐瞒了真实身分,以可尔契肯的化名行动。

「可、可尔契肯,小姐,海风很强,吹多了对身体不好哦。」

守在桂妮薇亚身后的高壮男子结结巴巴地劝告着。他的左臂比右臂粗上一倍,肩膀也相当结实。虽然样子看起来很怪,但只要是亚斯瓦尔人,一眼就能看出他是使长弓的人。仿佛为了证明这一点似的,男人身上确实也背着长弓。

桂妮薇亚回头,以手掩嘴,愉快地笑着。

「你总算习惯用这名字叫我了。这是好事哦,汉米许。」

被称为汉米许的男人以忧郁的表情抓了抓头发。在这之前,他好几次因为差点说出桂妮薇亚的名字,挨公主的骂。

──虽然这趟旅行是出自于公主的希望……可是真的能顺利吗?

汉米许看着因反射阳光而灿然生辉的碧蓝海面,回顾到今天为止发生的事。

将近一个月前,名为拉菲纳克的布琉努人与名为加雷宁的吉斯塔特人来到王宫,与桂妮薇亚公主见面。汉米许也认识那两人,他们是堤格尔的随从与吉斯塔特的冻涟的雪姬的副官。

两人把布琉努的政变告诉桂妮薇亚,请求支援。

尽管桂妮薇亚欣然答应,可是她身旁的副官威尔却拒绝了两人的请求。目前的亚斯瓦尔王国,光是自家的事就忙不过来了,没有多余的力气协助其他国家。威尔平淡地说明原因,郑重地把两人请出王宫。

桂妮薇亚公主对此很不服气。她偷偷准备好旅行时需要的物品,带着王国宝剑卡里博恩,溜出王宫。

在成为统治者之前,桂妮薇亚喜欢带着少数随从,造访与圆桌武士有关的地点。去年亚斯瓦尔王国发生内乱时,她也带着少数随从逃到国外,并且得到宝剑卡里博恩。总之,这位公主早就很习惯旅行了。

溜出王宫后,桂妮薇亚并没有只身前往布琉努,而是去找住在首都的汉米许,命令他与自己同行。

公主突然出现,使汉米许很惊讶,可是他拒绝了公主的要求。

内乱结束后,汉米许一直很烦恼自己将来该怎么办。

前一阵子,他总算做出结论,前往王宫,向威尔重新表明愿意效忠桂妮薇亚的决心。威尔也答应会在最近会安排新的职位给他。

所以,尽管是公主的命令,为什么自己非与她前往布琉努不可呢?

而且自己还有非保护不可的人,就是内乱时,与桂妮薇亚为敌的将军路希的女儿夏珞特。目前,汉米许不想离开才刚走出失去父亲的伤痛的她身边。

听完汉米许的理由后,桂妮薇亚说:

「假如你愿意听从我的命令,我可以恢复路希的荣誉。」

桂妮薇亚的话让汉米许怔住了。不过仔细想想,她的话很有力。

想恢复敌军将领的荣誉,不是容易的事。尤其这次是国家一分为二的内战,敌军将领不只路希而已。基于种种因素,不管付出多少心力,有许多人最终还是无法恢复荣誉。

路希也是。走一般程序的话,是很难为他恢复荣誉的。

但,不走一般程序的话呢?也就是说──假如听从身为统治者的桂妮薇亚的任性命令,多少可以得到奖励吧?尽管有些乱来,但应该能帮路希恢复荣誉。

桂妮薇亚很受人民爱戴与尊敬。从以前起,她就经常在国内外旅行,造访与圆桌武士有关的地点,所以很亲民,没有王族的傲慢。不只如此,她还在内乱中获胜,并且发现、继承了王国宝剑卡里博恩。

再加上亚斯瓦尔王国欠了布琉努王国不少人情。

假如桂妮薇亚协助布琉努,多少偿还人情,并且平安回到王宫的话,宫里的人应该不会太责备她吧。

至于被公主命令同行的汉米许,应该也会得到大家的同情才是。

当然,假如公主有什么三长两短,汉米许就责无旁贷了。虽然是危险的赌注,不过值得一试。汉米许心想,答应了桂妮薇亚。

两人随即前往港湾城市杜里斯,偷偷潜入货船,离开亚斯瓦尔。离港后,桂妮薇亚塞给船长不少钱,成为正式的船客。

──本来以为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随从呢。

直到上了船,汉米许才知道随从只有自己一人。「因为随从一多,就会被威尔发现呀。」他向桂妮薇亚询问,得到这种理所当然的回答。

「好舒服的风。不定期出个远门,果然会让人透不过气呢。」

桂妮薇亚沐浴在海风里,露出舒畅的微笑。这些话使汉米许感到有些不安。桂妮薇亚要求自己当随从时,汉米许又是惊讶,又是紧张,但是也有些跃跃欲试。可是如今他开始怀疑,自己该不会只是陪着公主游山玩水而已吧。

也许是感受到视线,桂妮薇亚抬头看向汉米许,愉快地笑着说:

「趁现在把我的想法告诉你吧。你要仔细听好哦。」

被她这么一说,汉米许只能洗耳恭听了。

「首先是还布琉努人情。这部分的话,只要我与法隆陛下或雷格那斯殿下见面,表明我想协助他们,就没有问题了。他们应该会大肆宣传亚斯瓦尔表态协助的事吧。如此一来,与我国有交流的诸侯将会因此动摇,光是这样,就很有效果了。」

汉米许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位公主不是冲动出宫,而是有深思熟虑过的。桂妮薇亚继续说下去:

「但是就我而言,这样还不够。我打算趁这次机会卖布琉努一个人情。为了这个目的,我愿意挥动卡里博恩。」

汉米许皱眉。见到桂妮薇亚带着宝剑时,他就有不好的预感了,她果然想亲自上战场吗?如此一来,自己就必须成为公主的盾了。

「不过就布琉努来说,他们应该不乐见殿下亲自上战场吧。」

如果是外国将领也就罢了,外国王族上战场的话,自国王族会怎么想呢?而且桂妮薇亚还是公主。假如雷格那斯王子因此产生竞争意识,硬要上战场,因此受伤的话,自己和桂妮薇亚一定会被怨恨吧。

「但是不做到那种程度的话,就没办法卖他们人情了。被对方不当成一回事,反而是最不好的情况哦。」

桂妮薇亚泰然自若地笑着。虽然明白她的意思,不过汉米许已经可以想像自己将来胃痛的模样了。

「等他们欠下人情后,就立刻要他们还人情,把罗兰阁下暂时借给我国。」

「罗兰阁下?」

汉米许讶异地回问,他从没想过这种事。桂妮薇亚看向辽阔的海面。

「你从威尔那儿听说了吗?我国的军队将会出现大幅变化。因为不改革不行。」

去年的内乱使亚斯瓦尔失去许多兵将,无法募得与以前相同数量的士兵。而且地方上仍然有不愿意服从桂妮薇亚的诸侯,也无法征调他们的兵力。

既然无法凑到需要的人数,就只好改变战斗方式了。

以一定期间为前提,邀请罗兰来亚斯瓦尔,请他传授布琉努的战斗方式,加以应用,并请他帮忙讨伐想对桂妮薇亚兵刃相向的诸侯。

罗兰在亚斯瓦尔的期间,不需要担心布琉努会对亚斯瓦尔做什么。如此一来,只要提防萨克斯坦和吉斯塔特就好。光是这样,在国防上就能轻松许多。

说到这里,桂妮薇亚两眼发光。

「再来就是以我的魅力俘虏罗兰阁下,让他答应在亚斯瓦尔终老一生了。」

汉米许原以为桂妮薇亚是在开玩笑,不过看起来似乎不像,使他不知该如何回话。可以的话,他希望那种事别真的发生。

「对了,你有看到我的鞭子吗?」

桂妮薇亚忽然想起似地发问。

「是要送给战姬当礼物的那个吗?我没看见……」

成为正式的船客后,心情愉快的桂妮薇亚曾经从行李中拿出一条黑色的鞭子给汉米许看。那鞭子的握柄与前端都有精致的黄金装饰,就像艺术品一样,说是礼物也不为过。

「该不会不见了吧?我去找找。」

难道被偷了?汉米许很紧张,但桂妮薇亚只是微笑着摇晃黑色的长发。

「不用了,没关系。我想它应该是回到它该在的地方了。」

桂妮薇亚说着汉米许听不懂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