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赤发的恶鬼与金色的王

第四卷 离婚前解除替身!?

「您~好——美人于夜间来找您幽会了。」

尤奈亚王国现任国王,斯坦特·麦克纳瑟·尤奈亚的卧室中。

万籁俱寂的深夜,年轻国王忧郁的浅眠被突然的袭击者打断了。

「什么!?……呜」

冬季寒冷的夜风吹了进来,根本不记得有把打开窗户的他刚一睁开眼。

正当他要喊有无礼之徒叫人过来的瞬间,就被人用手捂住了嘴。然后,他的头被柔软的枕头压住了。

(什么人!?……不对,守卫的士兵在干什么!?)

王宫的近卫兵很优秀。在这样的王宫最深处,从来没有任何贼人能够入侵。就像是要回答王的疑问一般,黑暗中的阴影移动了。

深夜的袭击者,似乎隐约扬起了嘴角。

「哎呀,请不要大声说话。嘛,来这里之前,相当多的护卫已经被人家拖进树荫里了,虽然人家只是轻轻地抚摸了他们一下而已,不过,就算如此,被叫来的人达到一定数目的话,身为柔弱少女的人家也会很困扰的。」

虽然作为冬至的试炼有些迟了,不过请您就当作是那样吧。

(人家? 冬至的“试炼”?)

于是,斯坦特知道了这个无礼之徒的真面目。他记得用粗野的声音说出这种娘娘腔语气的破坏力。

月光下浮现出的,是灼热的化身一般鲜红的头发。

红色的披肩和包裹着狮子一般魁梧身躯的黑色祭服表明,入侵者偏偏是神职人员——吟游诗人。他之所以能突破人数众多的王宫大门,基本上是凭借那怪物般的本领吧,不过,应该也有他身份的原因在吧。

他清楚地知道,紧紧抓住自己太阳穴的手指力量,虽然已经强大到这个地步,但这还是加以调节过的。若非如此的话,那么斯坦特的头盖骨,就会像鸡蛋壳一样破碎散落吧。

(红发的恶鬼高文……!)

这个曾经震撼了东西方的传说中的佣兵队长,虽然不知道出于什么缘故,现在是个在王都贝尔法提斯的角落中,作为一个下级圣职者经营着孤儿院的男人。他用凶恶的笑容点缀有着一道伤痕、年龄不详的美貌,他低声说:

「那么。——敬爱的陛下,蒙受拜谒之荣,人家实在是太高兴了。开场白就到这种程度,人家就单刀直入地说了。我家孤儿院的周围被士兵一直监视着,您到底打算做什么?」

听到饱含愤怒的问题,斯坦特似乎忘记了状况,眯起了眼睛。

这当然是他亲自命令直属骑士团的。而且,他对高文是这么告知的:

——“那么,亲爱的高文·赫勒尔德。你应该知道余的妹妹嫁给了毒龙公吧?”

——“冬天的空气容易干燥。希望你那些被寒冷冻僵的可爱孩子们,不要误把房子当作柴火。余想说的话,你明白吧?”

「……不仅擅自让人家女儿成为新娘的替身,又让本不该与王室有政治关系的圣职者成为使者,还将我家孩子们的安全作为人质威胁。最近的王族啊,真是品行端正呢。」

冰冷的琥珀色目光,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只要被凝视着就会口吐白沫倒地不起的恐怖。

不过,这时斯坦特却突然冷静了下来。

如果在这里杀掉自己的话,高文确实有逃脱的实力。如果是他还在当雇佣兵的时候还真不知道会怎样,但是现在在孤儿院里有许多他十分珍视的孩子,因此他背负不起杀害王的罪名。

倒不如说,既然进行了这样背水一战的潜入,自掘坟墓的人就是高文。头脑和那个小姑娘都是胜负的关键,斯坦特心想。

(还是算了。……这么做的话,只会加深他的愤怒吧。)

为了表示放弃抵抗的意思,斯坦特轻轻地举起双手,然后轻轻地拍了拍圆木般的手臂。因为被堵住了嘴他无法说话。

「……已经好久没有会死这样的想法了。在不得了的时间里,不得了的美人来找余幽会什么的。」

终于被解放了拘束的斯坦特,慢慢地从床上站了起来。

他揉了揉凌乱的蜂蜜色头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金发碧眼,白皙的肌肤,他就像是在绘本故事中出现的王子一样,即使穿着睡衣,也显得很端庄。

(真是的。本来这边就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就在几天前,他心爱的妹妹席蕾妮突然失踪了。

虽然斯坦特竭尽全力地追寻着她的行踪。但是,由于官方说法是已经把她嫁给了毒龙公,因此搜索工作变得非常困难。目前还没有掌握任何线索。

为了抑制快要发疯的担心和焦躁,他借助烈性的酒勉强度过失眠的夜晚,结果就成了这幅样子。总之就是类似于睡眠的状态。

「你居然一路来到这里,高文·赫勒尔德。邋遢的男人在没有事先通告的情况下进入了极其私人的空间,这样叫人反……削减精神的事余可没听说过。希望下次请务必通过正当的手续再来拜见。」

「哎呀真意外。好吧,如果您能坦率地接受见面的话,那就乐意之至。啊,这是人家从科尔巴赫带回的纪念品。掌控天蚕之路的,东方某巨头商会埃尔连锁SARITA的新作,『给睡不着的您的爱之手』。据说是用来打倒失眠的人来令其睡觉的带靠垫的棍棒。」

「那个,你该不会是打算给余用吧……呃,啊啊。那个来历不明的商会,代表人不是毒龙的左膀右臂吗?」

带来了这样的东西,也就是说。这个男人难道是被毒龙公笼络了吗?

「……是要跟余说撤回孤儿院周围的士兵的事吗?但是,你却在夺回那个小姑娘的任务中失败了吧……如果余说拒绝撤回,你会怎么做?」

「那么。在人家回答之前……」

面对眉头深皱的斯坦特,高文突然收敛了笑容。

「既然这样顺利入侵了,人家就有很多想问的事情。之前因为人家听说女儿被送去了毒龙公的身边,所以焦急得连确认都没确认,您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个替身的计划有太多奇怪之处。」

早就料到他会这么问。斯坦特冷静地想道。

说起来,高文注意到的应该是,对普普通通的平民小姑娘提出「以邻国的皇子为目标,作为替身嫁过去然后离婚」这份委托本身超出常理的部分吧。如果站在相反的立场,斯坦特也会怀疑自己的理智。

(——不过,那个女孩,其实是……)

那个后续不可能说得出口。即使在这里被殴打致死,他也决不会开口。

「当然失败的情况也考虑在内了吧? 但是为什么要突然派遣士兵来威胁人家呢?」

斯坦特没有回答,只是沉默着,高文皱起了眉头。

「您不能回答人家吗?……总觉得,就算强行逼问,也只能看到在您吐露之前就不小心杀掉您的结果呢,真没办法。那么,请允许人家问别的问题吧。不过,这个问题,虽然刚才只是顺便在意一下,但是现在人家的好奇心已经停不下来了呢。」

「别的问题?」

「最开始觉得奇怪,是上次您召见人家的时候吗?因为是白天,所以人家才会更加这么想。」

与外观的壮丽相比,室内仿佛设计成讨厌阳光的照射一样,高文继续说道。

在橡树贤者所宣读的圣诗篇中,也有崇敬太阳神鲁格的文句。在应该率先提出国教的王宫里,越往里却越疏远阳光,这是件很奇怪的事。

「明明是王宫,却怎么说也都不像样呢?人家觉得很奇怪,叫人无法平静呢。」

「……是你的错觉吧,不是季节和时间的问题吗?」

「不止这些哦。」

高文不知不觉间又恢复了原来的语气,他离开床边,迅速地走向房间的深处。

「等等、那边是……」

无论哪个国家,在崇拜同一信仰的情况下,在王的居室的最深处,都有安放将圣诗篇的文句和王家的徽章一起图案化的装饰盾的惯例。

高文拆下隐藏着装饰盾的纱幕。

——本来的话,根据王宫中的常识,在这个地方应该有尤奈亚的纹章,刻有红玫瑰和双头狮子的盾。而且还应该还挂着写有圣诗篇一节的装饰布。

盾牌上确实刻着王家的纹案。

但是下面的布上写着的圣诗篇,全部都被烧掉了。

大概是将原本缝制在上面的文章,一个字一个字地用火钳抹去了吧。工匠用心写下的文字,因为那令人毛骨悚然的执着,一个字也不留地变成了茶色的焦痕。

面对沉默不语的斯坦特,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