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典 制造怪物以及两人间的关系

第十六卷 自黄泉归来的可能性


□■二〇四四年某月某日


皇国为数众多的生产战队之一——〈睿智铁三角〉。

这里是怀抱『制造人型机器人』的梦想,但尚未实现且仍旧挣扎不断的人们充当工坊的某座仓库与小木屋。

而在这间小木屋里,有两位〈主宰〉的身影。

「欸,小富,我从以前就有个疑问了。」

「什么疑问?」

两人分别是战队的测试驾驶员AR·I·CA,与担任战队经营人兼计划负责人的富兰克林。

她们是驾驶员与工程师的双巨头,亦经常进行仅有彼此的讨论。有时会再加上名叫霍尔海姆、担任会计负责人的女性。

在只有这三人的场合下,富兰克林也会以现实中的女性口吻说话。

她们会在这间小屋里商量工作的事,也经常谈论与工作无关的事。

这一天的此刻,她们也正聊着与工作无关的事。

「小富你用磐德魔狞墓制造的怪物,不是不死生物吗?」

「……?哦,因为我用的是怪物的素材……也就是尸骸,你才这么问的吧。」

AR·I·CA提及的磐德魔狞墓是富兰克林的〈创胎〉,是具投入怪物素材,就会生产出合乎素材之怪物的工厂型〈创胎〉。

磐德魔狞墓每次进化就会变得更为巨大,最近已经变得比战队用地还要大,所以富兰克林要叫出<创胎〉时,还得特地移动至没有人烟的平原。

第五形态都已经这样了,不晓得将来还会变大到何种尺寸。

另外,若是去过于远离皇都的地区,生产时有可能会有外物干扰,让富兰克林静不下心。

因此在这段时期,富兰克林常常想着『……能随时放出磐德魔狞墓的土地要花上多少钱啊?』或是『如果磐德魔狞墓本身能步行或是拥有隐藏起来的功能……』等事。


附带一提,结果她的战队在二〇四四年内便扩展至能毫无问题地买下土地的规模,到了隔年,磐德魔狞墓就进化至第七形态,不但加止了光学迷彩功能,也能走路了。


「我明白你想讲什么了,你的疑问是磐德魔狞墓能收集怪物的骨头与尸肉做出怪物,而这和制造骷髅人与丧尸等不死生物有何不同、为何不同,对吧?」

「没错没错。」

眼见富兰克林立刻就察觉自己觉得奇怪的地方,AR·I·CA开心地咧嘴笑了出来。

「种族与制造方法都不同哦。」

「……嗯嗯?」

富兰克林的回答与AR·I·CA想听到的问题答案有所差异。

不过站在富兰克林的立场,她也只能这么回答。

「此事似乎与『怨念』这种能量有关,但我还不是很清楚呢。」

因为其中详情,目前也尚在富兰克林自身的理解之外。

「尽管想要调查,但我们战队又没有【死灵术师】。」

「……也是,【死灵术师】感觉就不会对机器人有兴趣嘛,而且皇国本来就很少有人就任这个职业。」

「是啊,大概连跟该职业产生交集的机会都没有。」


附带一提,富兰克林之后会基于怨念动力的构想,而请【冥王】进行技术协助。

另外也会由于怨念,被玲·斯特林破坏掉计划。

怨念将会是与富兰克林相当有缘的能量……但在这时,她还无从得知。


「那么,小富的怪物到底算是什么?」

「这个嘛……你知道《科学怪人:另一个普罗米修斯》吗?」

「嗯,知道啊。」

「聚集生物的零件加以合成,以与素材相似的生物制造出可以动作的身体,接着启动。原理大致相同。」

「可是这样不就和血肉魔像一样,属于不死生物了吗?」

「但制造出来的怪物既没有怨念、也没有灵魂,而是事先将命令类的程式写进脑细胞……说起来还比较像以血肉做成的机器人。啊,不过……」

「嗯?」

「如果大量使用不死生物为素材的话,也能以残留的怨念制造不死生物呢。」

「果然还是视材料而定吧。也就是说,只要弄得到材料,就什么都做得出来吗?」

「是啊,但做不出天使。说到底,天使是分明记在视窗的项目里,却从没有目击案例的存在。没有素材就不可能做得出来。」

种族「天使」或许存在于某处,但其栖息地至今为止依然不明。

「天使……会不会长着翅膀而且全身一丝不挂呢!会不会很煽情呢!」

「……我很明白你在期待什么,不过就连淫魔都有穿衣服了,天使应该也会穿吧?」

朋友这句会遭天谴的话让富兰克林稍微感到傻眼,并以身边的例子反驳。

位于皇国的〈神造迷宫〉——〈淫魔宫〉。

那是一座大量栖息着「恶魔」类的淫魔,直到现在都尚未有人攻克的难关迷宫……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主宰〉不断重覆挑战,其中理由不言自明。

另外,由于淫魔掉落的素材多少有在市场流通,所以只要富兰克林有意愿,就能制造出淫魔这种怪物。

「说到素材,我也没做过『妖怪』呢。毕竟,虽然听说东方——天地与黄河有不少妖怪,但这里从没看过。就算想采买素材,要进口数量多到足以制造怪物的素材,可不知道要花多少钱…」

「磐德魔狞墓看似什么都做得出来,但限制也很多呢……」

自由度看似很高,但能做出什么还是得视素材而定,结果可行之事依旧有限。

磐德魔狞墓或许可以说是外部成本型的极致。

两人就这样聊着怪物与磐德魔狞墓的话题,而AR·I·CA在最后问了一件……她在谈话过程中产生好奇的事。

「这么说来,小富你刚才用科学怪人来比喻对吧。」

「是啊。」

「科学怪人这种怪物不是能逐渐学会人类的语言与教养吗?如果磐德魔狞墓制造的怪物也有智能与自我的话,会怎么样?」

在这种情况下,就不能算是活体机器人……而可以说是生物了。

如果有这种可能性,富兰克林会怎么做?

听见AR·I·CA的问题,她……

「我在制造怪物时,会特别注意不让怪物拥有这类东西。」

以变得有些冰冷的目光如此回答。

「哼——嗯。」

AR·I·CA没有进一步追究富兰克林的发言。

〈创胎〉也是映照出〈主宰〉的明镜,若是磐德魔狞墓本身会反映出富兰克林的人格特质,那AR·I·CA便不打算继续深究。

因为她察觉富兰克林心中大概也抱持着某种事物——就和自己的眼睛一样。

她们会说出现实里的经历……但彼此皆不会言及自我本质的根干。

「也是,大家过去都发生过不少事嘛!」

「是啊。」

彼此处得开心、舒适,且不会过度深入。

两人一直持续着这样的朋友关系。

直到两人间的关系出现裂痕……AR·I·CA使之破破裂的那一天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