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X 遥不可及的天伦之乐 FORECER YOUNG

第二卷 实现我的愿望吧

「该看到的东西都看到了呢。」

杜兰在猫的面具底下笑著,他从伫立在鲁瓦拉废地角落的树木枝头上跳下。

「───唔……」

著地的冲击让他的脚麻了。看来高度有些太高了。杜兰蹲著等待疼痛消灭。他站起身来,看著满布朝霞的天空,做了个深呼吸。

「好,虽然令人依依不舍,也该回去了。这样的我也有不得不去做的工作。所谓的人情世故,要活在世上还真困难……」

杜兰才刚开始往前走就马上停下脚步。他看著四周,想著是错觉吗。

有什么───不,有人在……有这种感觉,而且还是在非常近的距离。

如果有,他也不是没有头绪,但是───杜兰轻轻摇头。

「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

一开始是浑浊的,然后随著声音逐渐变得清澈,他跟著浮现出来。

真的是非常近的距离,而且是杜兰的正面。杜兰也不算矮,可是他比杜兰还要高一个头,要说是银发不如说是白发。蒙眬地张开眼睛,明明用黄色的瞳孔朝下注视著杜兰,实际上却什么都没再看,令人无法不这么想。五官工整,只是看过他的人之中,留下是美男子这类印象的人肯定不多。有种东西偏离了。或者该说什么都不协调。

「杜兰塔立安,我的弟弟啊。这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您说得对,大哥。───佛里吉安太子。」

多里安大公的长男,太子,公国军总帅代理。

仔细一看,他的身体整体往右边倾斜,脸也有点歪斜,表情只有在脸的左半边浮现。

杜兰摘下面具行礼。

「没想到太子会来到这里……真的出乎我意料之外。」

「不管哪里我都会去。就算我不在中枢,大公也在,我不在并不会造成问题,一切都是。」

佛里吉安站在只要受到多里安大公委任就能掌握全权的立场,反过来说,多里安大公没有表示的话,他没有任何权限。说起来就是究极的花瓶。

「只要大公还没死的话。不过,那个不会死,不会那么简单就死。」

───大哥知道大公的魔性的真面目吗……?

杜兰并不知道。据说看了父亲魔性的魔性识别者消失了。大哥掌握著父亲的秘密吗?不会死,刚刚大哥这么说,不会死的魔性。大哥的魔性也是那类的东西。杀也杀不死的两个怪物围绕著公国的顶点之位在暗斗。

根本没有杜兰出场的余地,所以他早早放弃这场胜负。杜兰是顺从的儿子,没有毅力、缺乏斗争心、却也没有放荡的志气,没出息的弟弟。虽然有在演戏的部分,但他也觉得那是自己的本质。

杜兰低头跪下。

「太子。我想正式的报告会在之后才送上───法拉斯远征军胜利,同时也失败了。」

「要说是两败俱伤,这失败也太苦涩。我们如果采取攻势,帝国又会那么做。不得不这么想。」

「是。我没想到他们会如此轻视称为下民的奴隶阶级。他们如假包换就只是帝国的所有物,跟机士同等,或者更低贱。」

「可是,我们赢了。」

「您说得对,太子。虽然收获很少,我们还是从帝国手中夺下胜利。」

「功劳会是谁的,樱丝提亚莉斯吗。」

「很可惜,樱丝提亚莉斯身为指挥官,却犯下了不少失策。实质上将远征军导向胜利的是副指挥官荠露易丝。」

「那种年龄就要晋升中将吗。也会照顾她的希望给她太守的位子吧。」

「樱丝提亚莉斯要怎么处置?」

「那不是我该决定的事情。不过───还有用途吧。大公为了更进一步压住卡巴拉,决定使用阿玛丽易丝,不过换成樱丝提亚莉斯也没关系。」

「对那位阿斯塔罗特大王太子……吗。」

杜兰拼命忍著要笑出来的冲动。卡巴拉大王国的帕鲁大王在位三十八年,已经七十二岁,在前妻意外死亡之后,多里安大公将长女艾丽卡露易丝嫁过去,不过帕鲁大王已经是高龄,即使并非如此,大王的王位也称不上坐的安稳,无论如何都不会维持太久。帕鲁大王一驾崩,下一个就是阿斯塔罗特大王子太子的时代。超过烂熟而腐烂,集糜烂的卡巴拉大王国之最于一身的「死王子」阿斯塔罗特要成为大王。

光是杜兰有掌握到的,阿斯塔罗特就曾三度试著暗杀樱丝提亚莉斯。并不是说阿斯塔罗特对樱丝提亚莉斯有什么执著。那大概是兴趣,或是本能。

从身边的人到不是身边的人,从低贱之人到贵族,死王子葬送了数十或者更多人。杜兰也曾差点遭到毒杀过,从抓到的实行犯开始追,追到叫做「贝弗梅多」这个以魔术师自称的可疑人物。而当找到贝弗梅多跟阿斯塔罗特有关的证据时,贝弗梅多就突然死亡。大概是被杀了。

「如果是樱丝提亚莉斯,阿斯塔罗特大王太子也会很满足吧。」

「她还有其他用途。」

佛里吉安似乎没在听杜兰说的话。对于哥哥完全不顾虑弟弟的这种态度,他以前曾感到很受伤,现在早就习惯了。

「那个也不会轻易死去。在作为祭品被阿斯塔罗特杀掉前,尽量能利用就利用。我们必须赢。」

「乾脆把樱丝提亚莉斯一个人放到帝国的领土,要她解决接触到的帝国人。」

「大公有可能会这么做,樱丝提亚莉斯跟母亲太相似。」

「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没有回答,杜兰就直接问了。

「父亲跟母亲之间发生什么事,大哥您知道吗?」

「秘密这种东西,是为了让人知道才存在的。」

受到佛里吉安毫无感情的声音刺激。杜兰抬起头来。

佛里吉安开始变得稀薄。

「这是你的台词,杜兰塔立安。想知道的话就去揭穿吧……」

声音浑浊,佛里吉安正在消失。

眨眼间就消失了。

───「无处可去的叹息之钝痛」

并不是看不见,是真的消失了。虽然不知道制约,但似乎有限制时间。在消失的时候也能移动,那就是佛里吉安的魔性。

杜兰维持著原本的姿势一段时间。佛里吉安应该离开了,或者还在附近呢。虽然感觉不到气息,不过并不确定。

他站起来,带上猫面具。───我们必须赢,吗。

「大哥以为会赢呢……」

止不住笑意。或许还在附近,如果大哥听到了该怎么办?谁管他啊!怎样都好。赢过帝国。称霸西方大陆,还把触角伸到东方大陆,吞并各种国家的帝国,大哥还是打算要抵抗,八成父亲也是。桀骜不逊的父亲,不管人民死了几万人都不会投降吧,不管死了多少士兵,父亲都不会死,大哥也一定不会死。至于杜兰呢?姊姊们呢?弟弟呢?妹妹们呢?母亲呢?他笑到眼泪都流了出来。杜兰笑到在咳嗽,他还是继续笑。不断地笑,不断地笑。一边捧腹大笑,杜兰一边低语。

「果然要家族全员围绕著餐桌很困难呢。」

To be 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