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logue

第四卷

阳光温柔的倾注而下,吹拂而过的风给人一种生命的气息。

大陆历一零五三年春,路西德在盖伊瑟斯宫殿的一室内得知了琳达到来的消息。年轻人和前来报告的普罗蒂斯一起,离开了房间。

来到宫殿的大厅后,他们发现除了琳达法尔和康丝坦斯也在这儿。

「好久不见了」

琳达挥了挥手。环视着大厅,她笑了出来。

「和之前见到的时候比起来,整顿了不少呢」

「毕竟冬天大伙都在忙这个了啊」

在法尔的旁边,康丝坦斯得意的挺起了胸。在搬除宫殿的瓦砾,修复似乎能够使用的房子的事情上,她的石隶可是大肆活跃了一番。

当然七百名帕尔米亚兵也在奋战。对他们来说,这些工作就相当于为自己制造住所。现在,他们正住在宫殿附近已经修缮完毕的房子里。

「过冬所需的粮食,都是拜托你和沃顿的啊。不过现在已经是春天了,差不多该出去赚钱了。所以——」

路西德抱着胳膊环视着四人。碧色的眼睛里闪烁着愉悦的光辉。

「要介入席艾汀的纠纷。由我们主动去」

席艾汀王国内,依旧会源源不断的涌出魔物。以此为契机,开始激化起了和拉古拉斯一样的贵族之间的对立。

虽然还不到率兵互相打起来的阶段,但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路西德在冬天里,去了好几次席艾汀,为了介入他们的纠纷而进行了交涉。准备都已经妥当了。

「因此,还要再拜托你七百人份的粮食了」

路西德这么不以为然的说道,让琳达露出了苦笑。

可以说,后来的阿斯特里亚军队的基盘在此时就已经成形了。

虽说兵力还只有七百,但指挥官有耶马尔,莱桑达和罗帕辛。而总指挥官是法尔,副官则是路西德和康丝坦斯。就算和数倍于自己的敌军他们也能打出平手以上的战绩出来。

五人离开了宫殿。在街道上走着,琳达谈起了别的话题。

「不过话说回来,会有人来吗?我看到雷龙了,果然还是会吓到一般人的啊」

雷龙遵守着契约,在盖伊瑟斯市和盖伊瑟斯村之间的荒野度日。每次路西德路过,它都会意义深长的催促着他黄金的事。有时也会感觉它早已看穿了一切,但路西德仍佯装平静的和它来往着。

「嘛,暂时就算只有村子里来人也行。说起来,特马那克村怎么样了?」

特马那克村,是移居而来的拉古拉斯人的人们建立的村子。不知是不是留恋的关系,他们取了过去曾居住了村子的名字。那座村子也在盖伊瑟斯村的人和帕尔米亚兵们的帮助下,在冬天结束之前成功建成了。

「这些都是从今往后的事了吧?终于也能种地了。不过,他们似乎更擅长畜牧方面的事」

「是吗。仔细想想,毕竟拉古拉斯是那种环境啊。要不要养羊呢」

路西德旁边的普罗蒂斯,迅速的拿出了纸片开始写起了计划书。

这时,一阵强风吹过,吹起了法尔的金发。若无其事的看向恋人侧脸的路西德,不禁瞪大了眼睛。

一瞬间,她的头顶看起来像是带着一顶白银的王冠一样。

当然,那是他的错觉,装饰着法尔秀发的只有那只翅膀模样的发饰而已。

路西德挠了挠焦茶色的头发。他想起,这座盖伊瑟斯曾是过去的帝国里一座繁荣的都市。可能是这座都市,让他产生了幻觉。

——不过,感觉不错啊。

年轻人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他想为这名拿着折断了的圣剑的剑姬,戴上王冠。

有朝一日,要赠予与建立了这个国家她相衬的王冠。

不知道那个有朝一日是何时。

如果要使阿斯特里亚变的更像一个国家,前面肯定有比迄今为止遇到的更加残酷又艰难的难关在等着他们的吧。不管是昂巴特,还是克洛古斯塔,应该都会卷土重来。

但是,如果是他们的话肯定能够勇往直前。

接着,在越过那道难关后——

「怎么了?」

注意到停了下来陷入思考的路西德,法尔走了回来。

「总有一天,我要送你一个有意思的东西」

「突然说什么怪话呢」

法尔对路西德的态度感到诧异,但立马又笑了出来。

「不过,难得你这么说了。我就期待着吧」

「到时候可别吓到了啊」

在稍远处,康丝坦斯他们正在挥着手。

路西德和法尔也向他们挥着手,并肩走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