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八年后的奖励』

第二十八卷(web)

——『令人火大的阿贝尔』。

昴认为,正是这个口号才是『极彩色』尤尔娜・米西格蕾的攻略法。

不管怎么说,他至今为止也多次谋反,是一个甚至被那个人格者兹克尔打上了毁灭愿望的持有者的烙印的人物。

在要求与她接见的时候,昴所推举的方针是「为了向现在的佛拉基亚皇帝飘扬反旗,相应的权势者私下里想说的话」。

昴他们三人,是带着那个权利者的亲笔信访问了红琉璃城这样的设定。

老实说,一个谎言也没有。

所谓「现佛拉基亚皇帝」,就是将阿贝尔赶出,夺取其名字和立场的对象。私下里想说的「相应的权势者」,本来是坐在宝座上的真正的皇帝,所以这句话是毋庸置疑的。

昴他们的目的是让他收到阿贝尔的信。因此,如果有必要的话,即使是谎话八百也好,八千也好,都要排队。

「这就是夏美・施瓦茨的计策啊——!」

在这神算鬼谋的样子下,得到了阿尔和米迪娅姆赞同。

但是——、

「——是对阁下的叛乱分子吗?」

告诉尤尔娜的计划被暴露,大厅的空气开始变冷。

让人产生错觉是冷气般的敌意的是刚刚开始就在这里变得最热的人物文森特的护卫卡夫马・伊尔克斯。

昴意识到,他的视线的险峻使得无法从这里顺利撤退。

——一旦沉溺于谋士政策中,就没有如此真实的感受到这句话。

「但是,时间的恶劣和信息共享的不足,都是因为阿贝尔的缘故吧……?」

「闭嘴吧。——尤尔娜一将。」

卡夫马被迫陷入不合理的困境,卡夫马让诅咒阿贝尔的昴沉默。就这样,他将严厉的视线刺向前方的尤尔娜

「我知道你,你让我和你同桌了吗?」

「――――」

「请回答我!」

卡夫马大声喊叫,他的愤怒并不是增强紧张的昴他们,而是向着创造出击球状况的尤尔娜。

那不是因为责任在尤尔娜。

更简单的话,就是没有把昴他们看作威胁的表现吧。

实际上,从勇敢地站起来的卡夫马那里传来的斗气,让昴品尝到了与在瓜拉尔的都市政府大楼中遭遇的亚拉基亚相同的作为强者的威胁。

至少,他毫无疑问是能被命令随从皇帝的实力者。

对于这样的他来说,昴理所当然地被认为连阿尔和米迪娅姆都不值得警戒,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明明是当事人,却不在蚊帐之外,是吗?这到底是好是坏……」

虽然对阿尔的小牢骚有同感,但昴他们还是在别处继续着紧迫的对话。被卡夫马追问的尤尔娜将烟管开口,吐出了紫烟。

然后,一边摇动着鲜艳的发饰一边歪着头。

「我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白茫茫的……!正如我多次向阁下进言的那样,贵公果然很危险。」

「我说的话我都明白了。我所做的种种粗暴……难道你的主人知道吗?」

「——」

对只认为是挑衅的尤尔娜的态度,卡夫马的额头上浮现出了青筋。

虽然是个奇怪的故事,但光看对话,昴的意见也偏卡夫马。说实话,从昴的视角来看尤尔娜的性格也是最糟糕的。

虽然从之前的评价中就已经有了某种程度的觉悟,但是质量比预想的还要恶劣。

只是,似乎并不是打算把叛乱分子昴他们交给偶尔来过的文森特等人。

在向皇帝献上叛徒的场面上,空气过于紧张。

最重要的是——、

「——还是老样子,有恶心的爱好啊。」

于是,文森特舍弃了尤尔娜的主意,发出了一声。

对于文森特的冷言冷语,尤尔娜微微抬起一点形状好的眉毛

「啊,阁下有兴趣吗?」

「怪不得。一味地过了头,就等于让兔子去猎狗。我对帝国还没有厌倦,只是把残虐当做一种娱乐。」

文森特的发言虽然很淡泊,但却充满了确实的压迫感。

一边乘凉地接住它,尤尔娜一边用扎好的头发的间隙震颤着狐狸的耳朵。昴不知道那是什么感情的流露。

然而,不可窥见的是文森特的内心也是如此。

「――――」

面对面,与叛乱分子面对面,心中狂吹的风暴又是怎样的呢。

要理解其内心,既然知道眼前的对手是冒牌皇帝,就比想象中更难理解其内心。

既然被赶走了,那么赝品也会觉得阿贝尔不好吧——

「没有比把它表现出来更愚蠢的了……」

「——贵様」

「——!」

文森特的黑瞳直直地射穿了屏住呼吸的昴。

就在这时,昴也被禁止移开视线,与大敌不期而遇。

怎么做的呢,真的和长得一模一样的脸。

真伪双方都有共通之处,那锐利的黑瞳将看透这一切。无论如何,昴的心中痒痒的——

「如果有什么想说的话,可以说出来。」

「……真是令人生气的眼神啊。」

「什么……!?」

「啊!不,不是的!不是的!现在的气势让人情不自禁!」

最高时机不好,假皇帝的质问和愤慨的泄露重叠在了一起。

面对从正面对皇帝的痛骂,卡夫马完全出乎意料地断句了。看到这个样子,昴急忙挥手,文森特一只眼睛闭着,一言不发。

虽然很吃惊,但同时也是对昴估价的眼神。

在巴德海姆密林、修德拉克的村落、以及瓜拉尔的都市政府大楼里,真正的阿贝尔向昴的视线——也是同样的性质。

「嗯,总之,我们……」

背后,阿尔和米迪娅姆也屏住了呼吸看事态发展。

对于昴那冲击性的粗暴言论,两人应该也感受到了相当大的压力。大厅里的空气已经冷透了,再加上一个失言就会粉碎散落吧。

说起来,放置的状况实在是太痛苦了。

不用说尤尔娜,就连卡夫马也不是昴他们能与之抗衡的对手。

那样的话,在这个场合,撤回对尤尔娜的意见,和叛乱分子什么的毫不客气地低头,即使扫兴也要撤退不是上策吗。

这么干脆,昴为了露出讨好的笑容而放松了嘴角——

——我注意到了一直盯着昴的尤尔娜的视线。

「――――」

尤尔娜一边口对着烟管,一边默默地看着昴的动向。

那是一种漠不关心,或是不经意间非常暧昧的眼神。像升起的紫烟一样不确定的是,即使想抓住也会消失的梦幻。

想要依靠那个,从心底里觉得很荒唐。

但是,昴直觉到这里是分水岭。

那个,在昴他们失去兴趣之前的眼神,并没有醉到想再次拿起曾经放弃的东西的程度。在这里丢掉的意见再也不能采纳了。

也就是说,再也得不到尤尔娜・米西格蕾的合作了。

这与黑暗中封闭不可靠的胜利之路是同义的。

故——、

「——用心回答。告诉我什么。」

「那是——」

对于文森特的提问,一拍需要花费太长的时间,抬起头来。

假皇帝的眼睛眯了,旁边的卡夫马也向昴表示了注意。在背后,阿尔和米迪娅姆的紧张感加剧,将尤尔娜口中所含的紫烟留在肺中。

看着这些变化,昴凝视着文森特说道。

「正如尤尔娜大人所说。我们向你宣战。」

是的,在不可退让的局面下,请紧紧抓住不可退让的棋子。

在瓜拉尔等着他回来的雷姆,不在这里的阿贝尔,身后的阿尔和米迪娅姆,把判断交给了昴。

菜月・昴误会了这个意思和重量,为了不放弃——。

「――――」

从正面被宣告敌对,文森特的黑瞳微微摇晃。

但是,昴的洞察力无法理解这是属于喜怒哀乐的哪一种感情。只是,对自己口中所说的话的热度,快速地感到舌头干渴。

这是当然的。与拥有广阔国土的佛拉基亚帝国皇帝阿贝尔不同,眼前的假皇帝确实是作为矛来握着的对手。

事实上,如果文森特并没有小手制止的话,先前听到这番粗暴言论的卡夫马就会爆炸,昴的生命也会四散吧。

但是,并不是那样。文森特没有这么做。

「呼呼……」

从上座俯视着昴和文森特的对峙,尤尔娜微微地放声歌唱。

含笑着从口边冒出烟来,肩膀颤抖着的她看起来非常开心。对于拼上性命的昴的宣告,至少也有排解无聊的效果。

「笑什么,尤尔娜・米西格蕾」

「首先,恐怕是因为客人没有收回他的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