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logue

BD特典 外传 亡国的吸血姬

大陆中央稍微偏西南的地方有一片沙漠。

那是被称为多洛尔沙漠、或者以曾经存在于此处的大帝国之名由来的迪·格沃尔斯沙漠的地方。

虽然是相当广阔的沙漠,但因为部分地区维持着一定程度的降水量,所以更多的种族——包括魔物——栖居于此。基本以蝎人[Pa·Bil·Sag]构成的大王国、风之魔精人[genie]的斯路塔恩小国、已知在游牧民中广泛传播的以透光龙[Clear Light Dragon]为主神的宗教团体的本殿也在这里。

在这样的沙漠的边缘。

那里因为会发生三十年一度的、直径数千米、高度难以计测的巨大龙卷而闻名。

这奇怪的龙卷以三十年为间隔——虽然会有若干误差、必定会在同一日期同一地点发生。

这是曾经存在的大帝国的魔法仪式失败的遗痕。曾经的大帝国的都市正从沙子下面露出其面貌。这个现象是被称为砂之权杖的超级魔法道具所引起的。这是穆修素[Mushussu]诞生后升空的景象。通往异界的大门被打开,一切都在被吸取出来。诸如此类的说法层出不穷、但试图解明这个谜题而前往龙卷之中的人一个都没有回来。

在龙卷发生前探访此地的人也很多,但那里只是一个毫无异样的地方、看起来不像存在着什么东西的样子。因为龙卷发生的日子可以提前预测,所以也有很多人想到从一开始就待在龙卷中心的位置,但是果然、他们也都没有回来。还有试图从空中侵入的人,结果也是一样。

因此、那龙卷为何会发生、它的中心是什么样子,没有一个人知道。

然后不知从何时起,远远地观看那巨大的龙卷便成了住在周边地区的人们三十年一度的活动了。以

暴风击打着身体。

在沙漠这种行走困难的地方,会破坏平衡的强风是相当难以抵挡的。大意的话就很可能摔倒。

(使用<天地改变>[The·Creation]再前往的话会多么轻松啊)

如果因为<天地改变>而使得这个沙漠的龙卷被抑制的话,万一这龙卷的发生本身就有某种理由的话,可能会在没有解开谜团的情况下就结束了。会像这样没出息地想起、因为以上理由而被立刻废弃的计划,是因为眼下的情况对铃木悟来说也是那么的为难。

铃木悟以不输给豪风的大音量向后方喊话。

与后方的两名伙伴们间用秘银制的锁链连接着。

首先向担心着的那一方喊话。

「琪诺。没问题吗!?」

不输给铃木悟的大音量传了回来。

是新生安兹·乌尔·恭第二席的琪诺·法斯莉丝·茵蓓伦。

「没问题!」

虽然是刚强的少女的声音,但怎么想都不会没问题。

琪诺和铃木悟。要说谁的体重更重的话,虽然是只有骨头的身体、但还是铃木悟比较重。因此、被风吹飞的可能性还是琪诺更高。

当然、就像增加负重一样让琪诺拿着各种各样的东西。但是、要是太重的话这回就轮到脚陷进沙漠的沙子里去了。

「琪诺!果然你还是在旅店等着比较好!只要到了目标地点就用传送魔法回去接你就好了!」

「都到这里了,还要那么说吗、悟!」

琪诺就像无语了似的回答道。

「就是要靠自己的脚走完、对吧!」

铃木悟露出了苦笑。

这是在攀登被称为这片大陆最高峰之一的山峰时的事。

虽然很可惜没能看到所谓金光闪耀的顶峰,但在可以俯瞰一切的绝顶上有过那样的对话,到现在也记得很清楚的样子。

「是呢。那时候、也有过那样的对话呢。一边回忆起卷入大雪崩时的事情一边讲过那样的话呢!!」

「嗯!!很厉害对吧!!」

那是在攀登山腰附近时的事。

虽然使用<飞行>之类的就会很简单,但那样就太无趣了,所以两人就以远超常人的腕力攀爬岩壁时的事。

仿佛覆盖全部视野般的雪崩发生了。

虽然冷气伤害对两人没有效果,但遭遇雪崩时的殴打伤害还是有效的。当然、有预测到这种情况所以施加了防御魔法,但那还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就算被雪崩掩埋掉,也因为拥有对行动阻碍的完全抗性、两人不约而同「嘭」地从雪上冒出半截身子,互相大笑起来。

因为不死者的特性,强烈的感情立即遭到抑制、转为温和的笑意时,铃木悟也作出过这样的提案,琪诺也像这样提出了异议。

因为怀念而眯起眼睛时,后方传来了声音。

「要咻我咻嗯的话呢咻。羡慕咻啊。我也想看咻景色咻嗯」

性别不明的富有气质的声音、虽然混着点异音,从琪诺的更后方传来。

虽然铃木悟因为这厚重的沙尘暴而无法看到,但那里应该有一个看起来就像砂块一样的异型种在行走。

新生安兹·乌尔·恭第四席、扭辘扭辘。

在多触体[Roper]中被称为群种多触体的种族的进一步变异种。群种多触体是一个群体共有思考的,但其中偶尔会诞生不共有思考的个体。而他就是这样的,铃木悟、琪诺、斯库雷亚三人发现群种多触体的时候,他表现出了同行的意愿。

顺带一提、因为他们没有个人的名字,所以扭辘扭辘其实是铃木悟取的名。明明当初应该是暂称的,但现在就像决定用这个名字了一样。

他——虽然也可能是她——的声音是用名为声触的两条开着孔的触手挥舞发出来的声音。因此在这种地方就会混入很多无意义的杂音。但是、唯有魔法不需要声音和动作,拥有着可以从直立不动的姿势瞬间发动魔法的特异力量,十分不可思议。

「哈哈!扭、你在说什么我完全不明白啊!!」

接在扭辘扭辘后面的声音是从铃木悟怀里发出来的。

「我也——咕诶!」

大概是沙粒进到嘴里了吧,途中开始就不成声了。

新生安兹·乌尔·恭的第五席。羽虫人[gnator]的华结晶。

这是体长不足20厘米,拥有半透明翅膀的与妖精相似的种族,但身体更像虫子。与妖精相似的外形是为了欺骗捕食对象的妖精,就是这样一种纯肉食种族。

虽然觉得是不是妖精的近亲种,但只对人类种和亚人种有效的魔法对他们无效,所以就当作异型种同意了其加入。但是应该对异型种有效的魔法也会被无效化,所以实际上这是否正确一直令铃木悟感到怀疑。

扭辘扭辘是精神系魔法咏唱者,华结晶是盗贼系职业——暗杀者。与华结晶是在某一事件中相争,之后又经过一个事件才成为同伴的、有着这样的来历。

「华结晶。你还是不要说话比较好哦。不过还没经过到让人觉得怀念那么久的时间吧!?」

「是差不多四十年前的事了吧!!」

「是吗。都那么久了吗……」

铃木悟轻喃道,看向前方。

沙尘被肆虐的龙卷刮起,完全遮住了视野。铃木悟的不死者肉体虽然可以看穿黑暗,却不能看穿被沙尘遮蔽的视野。这一点琪诺也一样。扭辘扭辘虽然没有眼睛,但作为替代可以通过周围的振动之类的来获得广范围内的情报,不过在这种地方应该就跟在倾盆大雨中一样掌握不到周围的状况吧。

「——这样一想的话还真是去过了各种各样的地方呢!!」

「嗯!!去过了——」琪诺开心的声音突然中断了「呸呸!有点沙子进到嘴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