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第二卷 ~发现恋爱时~

<8>

“咦,是胡桃散播那个谣言的?”

爽子离开体育馆之后。

千鹤终于知道了绫音那别有深意的笑容意味着什么。

据绫音所说,爽子在洗手间引起的骚动——作为其直接原因的谣言,是被人有意散播出去的。而散播谣言的犯人很可能就是胡桃。

“大概吧。”

尽管用的是“大概”这种暧昧的说法,但是从绫音的表情看来,她应该是作出了近乎于确定的判断。

“那个混蛋!”

千鹤大叫一声就要跑出去——

“喂,等一下啦。”

绫音马上按住她的肩膀阻止道。

“太不够意思了嘛,小矢野!”

回过头来的千鹤,正含泪咬着嘴唇。

“为什么那么重要的事,你一直瞒着我……”

“嗯,这个嘛。”

绫音刚打算向她说明——

“啊!我说,为什么事胡桃!”

气得脑充血的千鹤根本没有冷静下来听她说话的余力。

“她明明应该感谢我才对,怎么现在反过来搞这种恶作剧,真是无法理解!”

千鹤似乎会想起初中时的表白事件带来的不快回忆,不禁紧紧握住拳头,还在不停的颤抖。

忽然间——

“啊,难道!”

仿佛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了什么似的,千鹤突然压低声音,在绫音耳边细语道:

“不,这虽然只是我的直觉。我从以前开始就有这样的想法了,那个胡桃,该不会是喜欢龙吧?”

“笨……”

“好像被她误会了呀~你也知道,我跟他就像兄弟一样的交情。胡桃呀,是胡桃吗。虽然也无所谓,但是要当胡桃的大姐还真有点微妙~”

“笨蛋!”

“哇,怎么了?吓我一跳。”

“那家伙,肯定从一开始就是喜欢风早的啦!”

“咦咦~~?”

千鹤惊讶得整个身体都后仰起来。

胡桃喜欢的人是风早——这一点她似乎连想都没想过。

“你如果还是没有发现吗……”

这是多么迟钝的人啊……绫音在心底无奈地想道。

特意从别的班跑来这里借CD什么的,稍微想一下也应该知道她对风早有着超出初中同学关系的特殊好感了。当然,不会深入揣测别人的想法也是千鹤的优点啦——

“可是,那样的话,为什么她要帮助喜欢风早的女生呀?如果自己喜欢的话,为什么要……”

“她是不想让风早交上女朋友吧。为了缔结那个笨蛋协定,她一定是故意去找那些没什么希望的女生来当炮灰了吧。”

绫音毫无客气地把“风早属于大家的协定”称呼为“笨蛋协定”。

但是,虽然是笨蛋协定,但也的确做得很巧妙。

如果有谁想要先拔头筹的话,她就可以定一个“没有遵守协定”的罪名,使其遭到全体女生的敌视。

在害怕被风早拒绝的同时,成为女生们敌视的目标也很可怕。

在这双重恐怖的威胁下,所有人都应该不敢去向风早表白。

那样的话,就可以有效地把目前的对手牵制住。

胡桃一定是在头脑中进行过这样一番利害计算吧。然后,她的计划也很成功实现了。

可是,这种女生之间的心理对千鹤来说——

“真是莫名其妙!”

却是会令她发出这种哀嚎的复杂问题。

总之先回教室再说吧——两人边说边走出了体育馆,却正好看见龙从前面走过来。

“啊,龙。”

千鹤把龙叫住了。

“贞子刚才在找你呢。”

“啊~我看过她了。”

“咦~在哪里?”

“不知怎么,我被叫到体育用具室了。”

“体育用具室?”

“不过,好像不是她本人叫的。”

龙一边说一边把鞋柜里捡到的纸条递了出来。

“那是什么。”

千鹤一把从龙的手里拿过纸条看了起来:

“这明显不是贞子写的字。贞子才不会写这种圆圆的充满女孩子气的字嘛!”

仅仅是看了第一眼,千鹤就变成了脸色。

在期中考试的时候,因为爽子特意为千鹤制作了对应考试的对策笔记,所以她对爽子写的字有很深的印象。

“这个,是不是放在鞋柜里的东西?”

绫音向龙问道。

“啊啊,没错。”

“那个体育用具室,还有没有别的人来过?”

“翔太,还有那个叫什么来着,名字好像什么果仁的长发女生。”

“胡桃?”

“啊~对了。”

“嘿……”

听了龙的回答,绫音不禁发出了笑声。

“嘿嘿嘿嘿……我的自信终于变成了确信……”

看样子就好像已经洞悉了一切似的,绫音带着笑意继续说道。

“你怎么又露出坏小孩一样的表情嘛,小矢野!”

虽然还没搞清楚详细情况,但是千鹤已经开始坐立不安了。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总之先去找胡桃吧!”

“等一下,千鹤。”

绫音抓住了马上想要奔出去的千鹤的肩膀。

“干嘛~!为什么要拉住我啊!”

回过头来的千鹤又露出两眼汪汪的表情。

“太不公平啦。小矢野!光是你一个人知道那么多事情。”

对情义的重视要比别人强两三倍的千鹤,对于那种陷害朋友的家伙,她只想着要马上狠狠治理一番才解气。

可是,绫音却冷静地说道:

“我就是知道你会这么冲动去找她算账,才会在得到确信之前瞒着你不说。因为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去找胡桃理论的话,你也只会被她反驳得无话可说啦。”

听了绫音的敏锐指摘,千鹤也无法反驳了。

这么说来,也的确没错。

对方毕竟是会使用散播谣言之类阴险手段的家伙,就算这样无凭无据地指责她,她也不可能承认是自己做的。

“所以,还不是时候。”

绫音说道。

“现在只不过是知道了胡桃的本性,还没有找到她散播谣言的证据。我们必须找到一些她无法否认的证据才行。最后一定要狠狠修理她一顿,让她无话可说!”

绫音仿佛确信了自己的胜利似的,发出了高调的笑声。

莫名其妙地受了牵连的龙,仿佛在说“这种麻烦事我可懒得管”似的,转身快步走开了。

风早拉着爽子的手拼命往前跑,一直跑到校舍的背面才终于停下脚步。

好一会儿,风早都在那里喘着粗气,随后就放开了一直握住爽子手腕的手。

“抱歉,我一时忍不住。因为有一件事,我感到非常在意。”

风早边说边向爽子转过身来。

“黑沼。”

风早的眼神似乎跟往常不一样。

仿佛在忍耐着什么似的,他先是咬紧了嘴唇,然后缓缓张开嘴,向爽子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你……喜欢龙吗?”

听了这个问题,爽子的心脏以前所未有的幅度猛然跳动了一下。

我喜欢的人——

我喜欢的人——

只有风早。

虽然也很喜欢龙,但那是完全不一样的喜欢。

龙也是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