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文学连线⚡⚡】松开妹妹的手,少女化身恶鬼──《恶德侦探制裁社》与《机龙警察》

转载网络阅读(1166)2022-09-12

少女的模样清丽可人,未成年的稚嫩脸蛋显得与四周格格不入,精巧细致的洋娃娃少女不该出现在这,毕竟,这里可是私家侦探的培训学校啊!

《恶德侦探制裁社》内,玲奈从出现就弥漫一股非日常的氛围,美丽、纤细,却又顽固倔强到逼人不得不屈服。培训学校主事者须磨本来觉得她应该熬不过课程,不,不如说他不期待她能熬过去,经营调查公司,并另外办理培训学校的他,早该泯灭纯真的感伤迷惘,不介入他人生活,可他却放不下这名少女,尤其在他知晓少女的悲剧之后──纱崎玲奈,妹妹咲良在侦探泄密下,被跟踪狂绑架,与犯人葬身焚化炉。家庭、未来、幸福都被残忍击碎的少女,唯一的期望只有了解侦探界的一切,化身恶鬼,制裁那些知法犯法的不良侦探。

伤痕累累,唯一拥有的只有执着心的少女长成了完整体,见证她的是另一名女孩。峰森琴叶,无论升学与就业皆不顺遂,好不容易得到的职场门票却是调查公司。她对侦探一职怀抱的只有小说与电视剧的浪漫印象,在须磨的灵机一动下,琴叶被编入了玲奈所在的反侦探课,首次与前辈办案,就目睹玲奈惨遭设局,被不良同业报复的恐怖现实。虽然害怕,虽然一再被冷淡疏离,心里的警钟也告诉自己离职才是正确的路,她却莫名地犹豫了。难道,我是把玲奈当成温柔姐姐的替代对象?她自问道。但怎么可能,玲奈的心完全没有柔软的部分。

侦探玲奈与助手琴叶的搭档关系,是《恶德侦探制裁社》的亮点之一,尤其两人任职的还是反侦探课,这是须磨为了玲奈,也为了自己看不惯的同业陋习所特别设立的部门,专门调查违法乱纪的侦探。对抗虎视眈眈、与黑社会有所挂勾的同业势力,只靠两位女性的力量(尤其一位还是菜鸟中的菜鸟),诚如松冈圭祐在访谈所称:「一个年轻女性就够显眼了,两个女孩子就更显眼了──这对侦探工作来说非常不利。」庞大与渺小、蛮横与脆弱,松冈圭祐不断玩弄种种对比,将角色逼入绝望,凸显的却是玲奈一次次横跨困境的顽强生命力。在此过程中,倘若玲奈搭配的并非琴叶,而是男性搭档,气势恐怕很快就被压过去了吧,毕竟,男性一词所代表的,从不是陪伴与包容,而是保护与可靠,但玲奈要的从不是一个令人安心的臂膀,从不是受伤的少女被爱情所拯救的童话故事。

却也不是替身。

没人能够当咲良的替身。要她和琴叶这个与姐姐分开的少女合作,互相填补内心的空隙?她不希望须磨用这种浅薄的想法践踏她的过去。玲奈曾这样控诉上 司的明显意图。可琴叶却一步步踏入她的心,唤起她遗忘已久的寂寥,两人的相知相惜并不轻易,但正因为心结难解,对等情谊却更为珍贵。

《惡德偵探制裁社》於2015年改編為日劇,左為偵探玲奈(北川景子飾),右為助手琴葉(川口春奈飾)(©Fuji Television Network)
《恶德侦探制裁社》于2015年改编为日剧,左为侦探玲奈(北川景子饰),右为助手琴叶(川口春奈饰)(©Fuji Television Network)

同样讲述关于背负沉重过去、又互相牵引的两个女孩,尚有另一部作品《机龙警察》。莱莎.拉德纳是前恐怖分子,曾隶属于爱尔兰共和军(Irish Republican Army)分裂出的激进派组织IRF。不到三十岁的她,总是脂粉未施,老旧的皮革外套与牛仔裤掩不住她的美貌,那一头浓密的沙黄色头发,仿佛暗喻阳光在她生命褪尽的阴郁。她是日本警视厅特搜部的王牌「龙机兵」的驾驶员,预告死亡的白色精灵「报丧女妖」,正是她的专用机。

故事背景为恐怖分子横行霸道的时代,颠覆传统军事常识的武器──「机甲兵装」已成犯罪组织的标准配备,面对三公尺高的机器人威胁,各国警方也不得不予以因应,纳入新型武装,而其中最独特、最可怕的莫过于龙机兵。《机龙警察》的设定,乍看之下,会让人想到日本动画的长销系列《钢弹》,但不同于《钢弹》的世界观为宇宙时代,《机龙警察》更接近名字可能会错乱混淆的《机动警察》>,将时间座落于近未来的日本,以写实手法贴近社会脉象。其中,警察制度的弊病为描绘重点,各部门互抢功劳、杯葛牵制的状况从没少过,而警视厅特搜部更饱受同仁抨击,理由之一就在于龙机兵驾驶员:姿是日本籍的国际佣兵,尤里为前俄国刑警兼国际通缉犯,莱莎更是爱尔兰的前恐怖分子。这让警察们大为不满,为什么是这种人当驾驶员?不仅不是日本人,连正派分子都不是!


由左起依序为莱莎、姿、尤里,皆为龙机兵驾驶员(© cola/独步文化《机龙警察》)


很有趣的是,一般警方排挤特搜部,特搜部内部则排挤驾驶员,而其中,技术部主任铃石绿的心情则格外复杂,她的家人是惨案受害者,自己幸存于发生在伦敦的大规模恐怖攻击,如今却为恐怖分子维修机器人。受害者与加害者的奇妙心结,铺写于第二集《机龙警察II:自爆条款》。

跟快步调的第一集不同,作者月村了卫于《机龙警察II:自爆条款》以细致工笔,将时间轴分为现在与过去,在过去,阴沉孤僻的莱莎唯一的阳光,只有朝气善良的妹妹米丽。但她却松开妹妹的手,让米丽因参与游行,跟人群被警方扫射而失去声音,家里陷入无尽的沉默,灰暗的气氛仿佛窒息的空气,一步一步扼杀所有人,莱莎想逃脱家庭、抛弃家乡,可她真正想追求的,却是尊严。从以前到现在,马克柏雷家被唾弃为叛徒的血统,家族代代都有阻挠爱尔兰独立的贼人,背负污名而生的她活得畏畏缩缩、抬不起头,而在此时,代号「诗人」的IRF精神领袖──齐里安.昆恩,出现在她面前,道出被掩藏于历史的真相,引导她走上死神的道路。

莱莎与绿之间,有着奇特的交会,除了加害受害的渊源之外,绿秉持专业意识,不为私情所动,认为如果因为憎恨而有所疏漏,这才是真正的对不起亡故亲人。而明知对方希望自己死无葬身之处,却总是将检修工作做得毫无瑕疵,莱莎对绿既是嘲讽,却又有着奇特的同理与连结。绿是最早看出莱莎行为倾向的人:「我认为妳是单纯想寻死。」对这指控,莱莎不否认也不承认:「我不能自行了断生命。」知晓莱莎被IRF视为叛徒追杀后,绿的心情更是矛盾,是想要她死,还是想要她活下来?

小说内,安排一巧妙物件,铃石绿父亲铃石正辉的散文《车窗》。绿从未在父亲生前读过他的作品,最近却开始翻阅,而目睹她阅读的莱莎出于好奇买下《车窗》,并深深被这未曾谋面日本人的文章抚慰──「我总是在思考人与人之间的境界线。这个境界线不见得等同于国境。这可说是一种幸福,也可以说是一种不幸。随时随地都有着某些事物,阻挡在人与人间。」

在叹息人与人的隔阂时,铃石正辉又正向诉说:「但这意味着彼此互相结识的可能性。」过世男人的文章,似乎正隐隐描绘了自己女儿与前恐怖分子的另一种可能。一种超脱恨意,迈向救赎的可能性。莱莎数度在绿身上看到米丽的影子,那唤醒的既是压抑许久的痛楚,更有活下去的契机,不是任凭命运处决的苟活,而是真正的活。温馨而宁静,享受生命苦痛与喜乐的活着。

相遇可以拯救一个人。不仅仅是莱莎与绿,这或许正是须磨为什么要把琴叶推到玲奈身边去,是的,没有人可以做妹妹的替代品,但自暴自弃的活着,以复仇为生命燃料,终究不是正确的生存态度。如何驯服恶鬼,如何从地狱之路转回,《恶德侦探制裁社》与《机龙警察II:自爆条款》为我们展示着,骇人的少女,以及拉回她们的妹妹们。

💠 轻小说 松冈圭祐 轻文学连线 月村了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