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文学连线⚡⚡】废怯少女的突破与自立──《十二国记》与《RDG濒危物种少女》

转载网络阅读(5292)2020-11-17

《十二国记》的主角中岛阳子与《RDG濒危物种少女》的泉水子
两部作品皆已被改编为动画

为什么我不讨厌泉水子呢?

这是阅读完《RDG濒危物种少女》,脑袋率先浮出的想法。

铃原泉水子,留到腰部以下的长发绑成两条辫子,万年不变的发型与红框眼镜,已是她的注册商标。若是列出泉水子的特质:畏缩、不擅交朋友、言语笨拙、成绩普通、害怕球类运动、每逢校外教学必生病晕眩、被别人盯视身体会瞬间凝固、电器杀手(咦)……,恐怕就会像小说中的男主角相乐深行一般不耐吧。娇宠的大小姐如果跋扈任性,惹人厌好歹也有存在感,偏偏泉水子虽然在玉仓神社被百般呵护长大的,却没长成女王般的性格,反而极度废怯。也无怪乎当深行一得知,父亲不顾他意愿强行要求他转学守护的,竟是这样平凡无奇的少女后,一整个嫌恶厌憎。

在《RDG濒危物种少女01:最初的使者》中,铃原泉水子因国三升学之故,开始认真思索起自己的未来,她渴望改变,希望能一点一点踏出舒适圈。没办法一下子就做重大变化的她,率先尝试的,是修剪浏海。然这貌似细微的改变(尽管对当事人来说意义重大),却意外牵连了学校电脑集体故障,以及转学生相乐深行的到来。

这种家伙怎么可能是改变世界的女神?深行的指控,令泉水子在羞耻之际,也百般困惑。她从未认为内向怕生的自己有何特别之处。当父亲友人相乐雪政(深行父亲)诉说她是被特别保护的少女,更是毫无实际概念。面对深行露骨的敌意,以及自身渴望改变的愿望,泉水子被迫从退缩转向积极。

泉水子是光剪个浏海
就引发学校电脑集体当机等一连串事件的奇异少女
(图/《RDG濒危物种少女》动画版)

《RDG濒危物种少女》这系列小说的起始点,选得非常巧妙,若不是正处于选择未来的阶段(国三),若不是泉水子才刚在朋友的谈话下寻求振作改变,这名废怯少女真的是稍一差池就令人不耐。可荻原规子以淡雅悠缓的笔调,细细描述了泉水子渴望改变的心态,她也对如此胆小怯弱的自己感到「不行再这样了」。而人前世故圆滑,人后对自己轻贱瞧不起的深行,她一边难受地与其相处,同时间却也深深反省「和他相比,自己真的是付出太少了,没有做任何努力」。这种不怨天尤人,而是愿意踏实检视自身不足的性情,是泉水子之所以废怯,却也不废之处。也是这角色明明该废得惹人厌,却意外可爱,令人想加油打气。

再加上,小说把即便只是小小的改变,却也需要相当决心的心思流转,把握地颇为纤细。明明对旁人来说,结交新朋友、尝试新发型,可能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可以深切地看出来,对处处在意的她而言,却也是需要提起勇气才能踏出一步的。

会察觉泉水子自觉与反省的难得,其实是对比了小野不由美《十二国记:月之影‧影之海》中的主角:中岛阳子,才更能体会。两部小说的共通点,在于都是率先点出貌似平凡无奇的中学少女的特殊,再透过一连串的试验逼迫其成长。然而,比起《RDG濒危物种少女》是将奇幻镕铸于校园生活之中,《十二国记》的奇幻,来自于塑造于另一个与现实接壤的异世界。

中岛阳子是名温顺乃至看人脸色的女高中生,她生长在重男轻女的家庭,父亲认定女孩子就是该乖巧听话、严谨端庄、不该有个人想法。在学校,为了不让自己落单,她总是借出作业给同学誊抄,配合班上风气无视被霸凌的同学。明明对课业不感兴趣,却还是怕被老师骂而认真用功。固然是众人眼中的优等生,阳子身上却处处充斥着勉强的成分,而苟且度日的她,近日,却被诡谲梦境纠缠。

在梦境里,无数妖魔夜夜迫近,本来只是远方的一团黑影,却随着一再反覆入梦,越发明晰而接近,而妖魔最终真的追到现实生活。直到某日,一名自称景麒的金发男子擅自闯入学校,对她说出「不离君侧,矢言忠诚」,同时带领她躲避各类妖魔追杀。

在妖魔追赶下,穿越大海,来到另一端世界的阳子。很快地发现,自己在这个世界被认为是「海客」,是带来灾祸的异乡人,不仅得处处提防被关被抓,也不时有妖魔袭击。日夜哭泣想家的她,却得面临无情的感情试炼──景麒留给自己的宝剑,剑刃会浮现原来世界的影像,而阳子离去之后,除了母亲之外,竟无人挂心担忧、留念自己。又遇奇异猿猴,以狡诈语调,数落轻贱她的无知幼稚。在外在追杀,与内心煎熬毫不留情的打击之下,阳子心力交瘁,近乎崩溃。

《月之影‧影之海》是这系列的初始作,在我高中时初阅读,震撼颇大。震撼的理由之一,自然是阳子的际遇实在颇为惨烈,莫名其妙被追杀,前来帮助的男人(景麒)一下子就失踪了,被抓被骗,逃亡却不知该奔向何方,弄到后来对人性只剩下提防警戒、担忧被背叛。凄惨落魄模样、残酷际遇,着实叫人堪怜。

震撼之二,却是对阳子这个人的同理与抗拒。阳子的设定,其实集所有青少年烦恼于一身,却更加负面化、极端化。她的家庭气氛高压、同学嘴脸现实、老师不辨是非,但真的是她运气不好,只能在这种烂环境中求生存?却不见得如此。

阳子被同学讨厌的原因,在于她总是扮演着乖宝宝、好学生,处处迎合他人,没有个人主见。仅仅是怕跟人对立,随波逐流。可这态度被人看穿后,却也换不得任何真心来往,只被旁人认为是好用的工具。越是窥见她的心底窝囊,越像是被戳破自身的消极怠惰。我们都想过当阳子,因为那样很轻松,不用跟人对立冲突,不用闹得不愉快,不用选边站,依循旁人安排的角色,顺应期待活下去就好。却也在不知不觉之中,丧失了自我,活得空虚而不自知。

最初的阳子,总让我感到很窝囊。固然能体会她的烦恼,却没办法认同她的选择。而在小说最末,她自己也承认:

「如果问我,他们是不是绝对的好父母或是好朋友,我可能会答不上来,但这并不光是他们的问题,而是我以前是一个肤浅的人,所以只能建立肤浅的人际关系。如果我现在回去,应该可以比以前做得更好,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在自己出生、长大的世界,创造自己的归宿。我真的很后悔自己曾经是那么愚蠢的人,所以希望可以在那里重来。」(《十二国记:月之影‧影之海》(下),P.239)

肤浅的少女,惊觉发现自己的空虚愚蠢,寻求改变,亦间接开启了异世界的奇幻物语。小野不由美在《十二国记》中,透过麒麟依循天命选王的特殊制度,带出世间无常与人心脆弱。可她写得最好的,在我看来仍是那些满腹牢骚却又在跌跌撞撞之中,被迫自省自立的少女们。

系列作品中除了主角阳子外,在续集《风之万里‧黎明之空》里尚有畏缩怯懦、将一切痛苦都诉诸于命运不顺的大木铃;受制于偏执自尊,无视自身无知,只懂得责难他人的芳极国前公主祥琼等女角,即使这些角色特质丑陋可鄙,却同样发人深省。

大木铃(左)与祥琼(右)等女角的可鄙性格同样发人深省

初期唯唯诺诺的阳子与成长后凛然的样子形成极大的对比

如果说,小野不由美擅长的是让读者先看到少女的卑鄙怠惰,再藉由种种波折迫其成长,那么,荻原规子对角色无疑善良多了。泉水子虽然也有摆脱不掉的命运试炼,担负着来自血脉的职责,与来自旁人的期待,但整体来说,仍是在众人关照之中,更为平顺地成长。加上她的自觉早早就已出现,外在磨练,仅是让她更为知晓自己该走的道路、该前进的方向,阅读起来,较没有认同与抗拒的角力。而是更能轻松地看待废怯少女的自立自强。

而伴随年纪渐长,回头去看待泉水子、阳子这类角色,心情不免复杂。这类角色融合的是读者们的矛盾梦想。我们都希望能在平凡无奇中,过上幸福的生活(所以泉水子才一再地说:自己想当个普通的女孩子)。但在这闪闪发亮的普通之中,却又有着对于现实的无聊反动──发现自己是姬神、发现自己被异世界的某人选中了──角色离奇的遭遇,正是投射出被日常乏味吞噬的一般人们,不讲理的向往。

然为什么是她呢?

这个困惑,不单是要回应书中角色(如深行、如景麒),也是要回应书外读者。不为人知的隐藏身世、与生俱来的能力、莫可抗拒的宿命,这些设定,都可以让主角被卷入故事洪流,并显得浪漫、奇特而戏剧化。可终究来说,那也仅仅是摆设,是陪衬。是辅助故事进行的工具,却非真正的焦点,我们关心的,是主角的自觉与转变。

就像泉水子意识到自己的废怯而试图振作,就像阳子认清自身的肤浅而要探寻自我。令人颔首认可的,是经历一切波折后,主角被淬炼出来的坚实心智。是的,她们都只是普通的少女,却不甘被命运控制,她们不是被主宰的客体,而是能凭借看似平凡的特质,拥有真实坚定的自我主体。废怯少女,也可能是改变世界的枢纽,只要她们,愿意先认清、接纳肤浅的自己。


《RDG濒危物种少女》

荻原规子所作的奇幻作品。玉仓神社座落于世界遗产的熊野古道之上,15岁的国中少女泉水子与担任宫司(神官)的外祖父同住于此,直到国三之前,过着往复于山下学校与山上神社的单调生活。然而,一场变故之后,父亲与友人擅自决定她的去路,要深行跟她一起到东京就读。

在不愿未来被绑在一块的共识之下,两人决心利用到东京毕业旅行,跟大人好好谈谈,可一到东京却感觉自己被「盯上」的泉水子,终究被迫揭晓存在于自己身上的重大秘密……


《十二国记》

小野不由美的奇幻系列作品,高中女生阳子每日过着揣测他人心意、看人脸色的生活,某日被一名男子带往异世界,却沿途遭遇追杀,颠沛流离与充满危机的生活让她逐渐坚强,踏上成为异世界十二国中一国之主的道路。

💠 轻小说 小野不由美 轻文学连线 荻原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