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文学连线⚡⚡】日常推理 ✕ 高中社团:「古籍研究社系列」与「春&夏推理事件簿」

转载网络阅读(2934)2020-02-23

「说到高中生活就会想到玫瑰色,讲到玫瑰色就是高中生活,这两个词几乎可以划上等号。」日本推理作家米泽穗信《冰果》的这句话,却难以说是他整个「古籍研究社系列」的贴切注解。

“古籍研究社系列”第一集《冰果》「古籍研究社系列」的主轴,为主角「节能少年」折木奉太郎奉姊姊之命──去保护姊姊青春的舞台吧!去加入古籍研究社!反正你也没有其他打算──而进入濒临废社的社团。孰料,他碰见了好奇大小姐「千反田」(日后担当社长位置),在她的旺盛执念下,不仅解开了一个又一个日常谜团,甚至参与了33年前的社长退学之谜、推理拍摄未完成的电影真相、校庆的神秘怪盗事件……。其中有成长,有省悟,有淡淡的爱恋,然要说灿烂耀眼的青春生活,倒是因奉太郎灰色的「节能主义」(没必要的事不做,必要的事尽快做),显得内敛曲折而节制。起初,这个系列在台湾的回响普普,直到2012年京都动画公司将其改编为动画,在高水准的编剧和影像加持下,一口气炒热了讨论度。

「古籍研究社系列」四个主要角色:(由左至右)折木、千反田、福部、伊原

到了2015年,独步文化又代理了一部同样以「日常推理、学生社团」为要素的「春&夏推理事件簿」(作者初野晴。日版五集,台湾目前出版至第四集)。行销上,不仅强调它在2016年被P.A.WORKS改编动画,还因台日两版的人物设计差异,未出版就蔚为话题。

《退出游戏》以「情敌──是最强的搭档?」为宣传词,男女主角「千夏」与「春太」并非暧昧的青梅竹马,而是同时暗恋温柔又神秘的指挥家「草壁老师」(男)的竞争关系。是的,情敌不但是男的!更气的是,还是美少年啊!拥有光润头发、细致皮肤、纤长睫毛,以及隐藏的推理才能。然管乐社可不能先窝里反,赢得老师的私念姑且放一边去,两人都为了帮助老师完成壮大管乐社的志向而使出全力,为了捕捞隐藏在校园中的各方音乐人才,他们不得不击破目标人物的心结,以完成社员招募大业。

「春&夏推理事件簿」以管乐社为故事舞台。台湾版的人物设计,由左而右为春太、千夏,以及两人暗恋的草壁老师

「春&夏推理事件簿」日版封面,由左而右为千夏、春太、草壁老师、马伦,你喜欢哪个版本?

对读者来说,两部作品最大的差异,莫过于其中展现的活力能量。古籍研究社里,因折木消极节能的态度使然,绝对不会有积极网罗新社员的桥段。固然有着各谜团来推动情节,奇妙的是时间的流速颇为平缓,读者很自然地意会到,谜团所占据的社务时光并不庞大,多数时候,古籍研究社扮演的是「类俱乐部」的存在,折木跟社团同伴们于课后傍晚在社办里读书、闲聊,那样的散漫闲适,有股沁凉恣意之感。其中的成长变化,往往要回首才会深刻意会,若涓滴细流般,微小却踏实地前进。

然而,「春&夏推理事件簿」却非如此,千夏活力而莽撞的性格,仿若「自走炮」般咻地往前直冲,练团、排演的日常就在她跟(情敌)春太的忙碌奔波下,完全成了背景描绘。推理或许稍嫌生硬、跳跃联想,然在那股「好想得到人才啊!」的强势魄力之下,却也是合格过关。且不得不说,从第一集《退出游戏》到第二集《初恋品鉴师》,无论是文字的掌控力、推理的合理性,初野晴皆稳当进步,余味收得愈来愈好,更能感受到感伤的纤细与苦涩。

而两部作品中,私以为最值得玩味比较的,是古籍研究社第二作《愚者的片尾》与《退出游戏》中的同名短篇。

//////以下涉及故事情节,请自行斟酌是否要继续阅读//////

《愚者的片尾》中,折木等人受绰号「女帝」的学姐委托,要找出高二学长姐拍摄的未完成电影中隐藏的凶手与犯案手法。

〈退出游戏〉内,千夏等人想招揽擅长萨克斯风的「马伦」入社,却遭其原属的戏剧社社长「名越」阻挠,为了达成名越的愿望──让马伦留下跟我们一同度过的轨迹──春太担纲起撰写剧本的责任,不料精心写成的剧本遭到名越否定,他在怒意之下出言挑衅,遂演变成戏剧社与管乐社的即兴剧大对决。

在这两个故事中,都呈现出矛盾的逆反。表面上,折木他们要解出生病编剧留下的未竟之谜,其实是要代替原编剧,把演员擅自胡来、不按剧本走,导致难以收拾残局的电影改作一个妥善的收尾结局。为表推理,实创作。

而〈退出游戏〉中,表面是两个社团的对决,内里却是为了解开马伦心结而安排的一场剧码──出生中国的马伦,脚从出生就有残疾,因此遭父母遗弃。如今他接获弟弟的来信,心绪动摇同时,更因与亲生父母同住的弟弟也在学习萨克斯风,让马伦对喜爱的音乐心生厌弃。名越与春太两人做为台上演员,巧妙控制剧情走向,以达到用关键台词击破马伦心魔之目的,他们催促马伦回头看看两对父母、两个家乡。同伴的劝言与鼓舞,就藏匿于看似即兴演出的精心编剧之下,故事青春热血又细腻动人。

两部作品的共同处,就是在表面的行为下(推理剧本中的谜题/演出一部舞台剧),背后都有其更深层的用意(将未完的剧本透过推理完成/透过演出时的关键字解开马伦心结)。

除了安排上的倒转恰为对照,两位主角意识到自己「被利用」后的心境差异,也是正好相反。《愚者的片尾》中,折木刚刚因第一集《冰果》事件,推理能力被同伴重视,在众人试图解开电影剧本谜团却屡屡碰壁时,他的自负之心渐起,也为了胜任侦探角色而自感优越。于是,当他发现自己其实是被利用来替生病的编剧代笔,即使理解女帝学姐的苦心,也明白学姐在当初委托案件时,刻意吹捧他、说他有推理才能,都是为了利用他想出更好的剧本,继而保护原编剧不被同学们指责。然被当棋子利用使唤,让折木的自尊受创,他便极力将学姐放入一高高在上的女帝姿态,加以指控谴责。并为学姐被指责后的不为所动、不愧疚不难堪而感到某种安心(倘若在那等情境下,女帝哭了或跟他道歉,反而让他没办法继续当个纯然的受伤之人)。

在〈退出游戏〉内,或许是因为篇幅和结构使然,千夏明明是被利用、被蒙在鼓里的即兴剧演员,却没有对春太、名越与草壁老师的一手编导感到不悦,而是以旁观者姿态,为马伦的际遇叹息。当然,在短篇中自然没有太多余力去处置千夏知道真相时的心情,然整个系列里,千夏对于自己脑力不如人,春太的推理才能大活跃,则一向豁达大度,没有任何晦暗心思,只是静静沉浸在真相带来的哀伤余韵。

同样都是被他人所利用,折木强力指责对方,千夏却未感到不悦。我想,这样截然相反的态度,真正体现了这两部作品内在精神的歧异。纵观「古籍研究社系列」,会发现折木的成长之路蜿蜒而细腻,他不是个体贴温柔的人,所以能轻易相信「编剧生病需要静养」这种牵强的借口。到了第五集《两人距离的概算》,折木却能为了学妹莫名退社而追根究柢,其动力源头,或许是因为别人曾批评他:「不知道吗?也对,你不会去关心周围人们」。「春&夏推理事件簿」内,也许没有这样的成长性,但主角提供的不是自身的成长,而是陪伴新进社员疗伤。千夏的率性与温柔,以及同伴们提供的避风港,是重要的依靠。

推理解谜尚不足以涤净伤口,尚不足以建构成长的完整性,为什么要有学校,为什么要有同伴,为什么要看得更多、更深,我想,这两部作品,给予了最充分的解答。

💠 初野晴 悬疑 推理 米泽穗信 轻小说 轻文学连线